清冽似酒,灼烈如剑——从《天之炽 女武神2》说起

    说点儿题外话。

    《天之炽》系列江南目前写了三本,分别是《天之炽1:红龙归来》、《天之炽2:女武神》、《天之炽:女武神2》。不知出版时怎么想的,《天之炽》后两本弄了这么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名字。总之这次看的是第三本《天之炽:女武神2》,前两本在去年就已阅毕了。

    江南这个作者想必大家并不陌生,对这一代人而言接触江南大多是因为《龙族》,对上一代人而言接触江南多是因为《此间的少年》与《九州缥缈录》,我却有点儿高不成低不就的味道。九州虽如雷贯耳,我常放在嘴边,奈何系列庞大,实际至今没看过。我第一次看江南,大约是在《今古传奇 武侠版》上连载的《光明皇帝》。

    那时的武侠正处于由重变轻的状态,老一辈武侠金庸古龙讲究的是内力和招式,就算是天下神功,至强无敌,也都有章可循,有源可溯。可到了这一代,武侠开始向着仙侠乃至奇幻方向发展,你便能看见苍月在武侠版上能凭空拉弓凝出五支神箭,大张大弛间五道疾芒奔射,箭无虚发。也能看见光明皇帝白剑横扫,波澜微惊,顷刻尸横遍野——这是时代的变化,而江南则是顺从那个变化的人。

    我常说江南是个成功的商人,因为他总能抓住时代的脉搏。文人向来自视甚高,文字只为抒发情怀而写,可江南不一样,现在他为赚钱而写书,因功利而写的作品就一定是坏作品吗?只要读者买账,名利双收,有何不可?可江南毕竟急了些,这才有了九州分家的事情。

    江南与今何在之事固然成为了人生的污点,但就作品而言,江南确实更胜一筹,毕竟那今何在就守着他的《悟空传》和《羽传说》过活了。我常常产生一种错觉,一说到西游就要提今何在的《悟空传》,别人提也就罢了,今何在自己也常常提,就好像那只猴子是他生的。现在来看今何在的孙悟空倒是有点儿游戏中常见的黑暗西游套路,又或许是今何在开创了黑暗西游世界观?反正我不喜欢,有人高呼这是一种创新一种叛逆,那是说得好听,说得难听点儿,那是一种糟践。

    江南的《此间的少年》也是如此,这书我买了也看了,却又觉得不太适合我,顶着杨过小龙女名字的人物在北大校园的青春爱情,江南说这每个武侠角色背后都是他生活中真实存在的人物,现在想想这和不久前看的那本《万万没想到》有什么区别呢?大概是时代不同了,现在我也不是看这种青春爱情的年纪了,所以那本书到现在还放着,兴许以后有了时间我会拿出来再看一次。

    还是说《天之炽》吧!提到《天之炽》就不得不先提《龙族》,这两本都是江南近年火热的作品,江南的《九州》不写了,《光明皇帝》也不写了,另挖了新坑,迎着当年《知音漫客》和《小说绘》的顺风,写了《龙族》。为何我说《龙族》是这一代看的作品,因为江南写《龙族》的目的是为了挖掘新读者,为什么他不写《九州》了?一是因为九州坑太大,发生的事故也太多,另一个便是因为《九州》招不来新读者了。

    我偶尔会遇见一些小说或轻小说作者,他们是看《龙族》长大的,所以他们总是以此为目标,嚷嚷着我就是要写出一部《龙族》这样恢弘大气的小说——可我却要说,作为一个新人作者,或是一个轻小说作者,无论是《龙族》还是《天之炽》,你是万万学不来的,也千万不要去想着写这样一部作品,因为这原本就不是一部轻文学作品,他可能披上了“轻”奇幻的外衣,但骨子里却是实打实的“重”。

    龙族是一部重小说,作为一个普通作者你能一本单行本写三十万字吗?就算你写了,实际上有读者愿意看吗?江南当初连载龙族是因为有平台有名气,他早已功成名就,风格确定,笔法娴熟,所以才能把一个故事用几十万字为你娓娓道来,读者才能见到一个波澜壮阔的世界。若是一个没有名气的作者来写龙族,估计路明非还没进卡尔塞学院就已经半路腰斩死翘翘了。等龙族到了第三部的时候这“重”就越发张狂了,为什么《龙族3》那几本的厚度如此夸张?就是因为他重,一个对全局来说不太大的冲突他可以写成五十页写一百页,有时候我自己看都觉得兴致全无,但你已经接受了他的世界观,你为了看后续也只能接受这暂且无聊的剧情。这样的状况对江南可以,对普通更何况是新生代作家,恐怕就不行了。

    我一直考虑着这样一个问题:这个时代读者追求着“轻”,不管是轻漫画还是轻小说,大家想要的是轻快的发展、搞笑的桥段以及百看不厌的老梗。犹记得初中偷看我爹租来的盗版小说书,那书的前言就说读者越来越追逐快餐文化云云,这么多年过去了,年轻的读者老了,更年轻的读者冒出来了,轻小说也渐渐为市场所接受,《奇幻》倒闭了,《武侠》的销量也不如以前,按理说“重”小说应当被压榨得越来越难以生存,可江南的书依然每年几百万、几千万的卖。他的作品重吗?重,可是江南是个聪明人,他知道给他的重披上轻的外衣,他知道现在的孩子喜欢什么,你们喜欢日本,那我就狂樱怒放,就把舞台搬到日本,让你看看什么是武士道,可这外衣脱了,还是那个江南。

    江南的文风已经成熟,所以不论走到哪儿你都能看到那个熟悉的面孔,《天之炽》是一部西方蒸汽幻风格的作品,但文中纠葛的中心教皇国翡冷翠却是真实存在的,关注江南的微博有一段时间,他应该去过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取材。任何奇幻故事都是脱胎于现实的,高楼也不可凭空而起。西泽尔 博尔吉亚的人物原型是凯撒 博尔吉亚,江南不过是将这样的人物、世界与历史用自己的方法写了出来。

    就算在这所谓的西幻的文里,你也能看到他擅长写的东西,哪怕是一个女人,一个骑士,她也带着东方的侠骨铮铮,那一刀一剑,一颦一蹙,都有当初江南武侠的味道。他能写瓦莲京娜肤如凝脂,灿然生辉,也能写她凛冽如冻湖,乍裂溅银光,湛蓝眼眸里,像是坠落了一片忍冬花——这些,分明都是武侠的笔法啊!

    可这些违和吗?

    不违和,不仅不违和,你还能感受到美,那扑面而来令人窒息的美。江南的故事里总有这样的少年,瘦弱的外表下有一颗燃烧着的心,他会遭到挫折,被打倒,被背叛,甚至一度陷入死亡,可他坚毅、不屈,他能做的只有咬紧牙关爆发自己的小宇宙。《天之炽》的西泽尔如是,《龙族》的路明非也如是。或许有人要说西泽尔和路明非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西泽尔阴沉冷静,路明非不务正业,可江南说他们最终都是想要复仇,对世界复仇。

    这就是中国的幻想小说,他与日本轻小说有着天渊之别,但你却不能说他输了轻小说一筹。因为轻了你就体会不到这贲张的热血,也体会不到在寂默中燃烧的热度。江南做的,无非是把中原换成了翡冷翠,把侠客换成了骑士,江南还是那个江南,故事其实也还是那些故事。

    《天之炽》的故事便如江南的文字一样,一酒一席,清冽无比,可一旦饮下,却是烈酒烧喉,利剑刺心。你读到的是一个少年忍耐的怒火,在这怒火背后又是另一场权谋的算计,当你一卷阅罢,才发现这一切这不过是暴风雨的前奏。 《天之炽 女武神2》说白了也只是讲了个前奏的故事,这个坑有多大,有多深,西泽尔何时才能如同凯撒博尔吉亚那般成为帝王?

    恐怕,只有江南自己知道。



书    名:《天之炽 女武神2》

推荐度:★★★★★★★

烂作度:★★

评    分:82

评    语:第一卷校园杀人事件,第二卷童年阴影事件,第三卷开始讲暴风雨的前夜,可这铺垫也太他喵长了。

                                                                                   某洛

                                                                               2016.2.16


评论 ( 3 )
热度 ( 3 )

© 行走在世界线之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