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决战


“安静!”

我猛拍桌子,原本喧闹的酒馆终于安静下来,服务生、舞女、吆喝的酒鬼、围观的四邻全都噤声不语。

也不算绝对安静,还有一群不解风情的苍蝇嗡嗡乱飞。

“啪!”一声枪响,子弹席卷着强大热量冲透蝇群,只听得哔哔剥剥的燃烧声音,那些苍蝇便在空中打着旋儿落下来。

“嘿!”开枪的人发出冷笑。他对着枪口吹气,呛人的硝烟味弥漫开。那个人坐在我对面,脸上有道吓人的伤疤,人们都叫他亡命徒。

我打趣地吹出口哨,将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到一处——那张桌子前,我正和亡命徒谈判。

忘了自我介绍,我是牛仔,也是赏金猎人。历经千辛万苦追着亡命徒的足迹而来,在铲除了贪婪的金矿老板并且成功从印第安人手下保卫小镇之后,终于迎来了这一刻。

和亡命徒最后对决的时候到了。

时间在明天正午,小镇酒馆外,面对面地用左轮手枪决战,一发子弹,看谁枪快。

但决战前夜,亡命徒把所有人聚集到了这里,他说要进行一场谈判,攸关生死。

全镇人都到了这里,他们想要听听亡命徒最后的遗言——事实上他们都怕得要死,只敢远远地指手划脚。

就在刚才,亡命徒终于开口了,他说:“其实,我们都是故事里的人。”

“什么意思?”我满脸难以置信,他一定是疯了。

“老子的意思是,明天决斗后,不论输赢,这个故事、这个世界就结束了!”他把手枪狠狠扣在桌上,我警惕地摸上腰间枪套,一触即发。

可他什么也没做,只是从怀里掏出另一把武器——从未见过的武器。

鼓起的蓝色圆槽前方悬浮着金之环,流线型银亮枪体简直不像这个世界的物品。

“想试试吗?激光枪。”亡命徒笑着说。所有人都张大了下巴,怎么都合不上。

他见我们不信,举枪朝天。不知触到了哪儿,蓝光在圆槽里迅速积聚,几乎同时,“嗖”地一声,光柱冲天而起。

我们顺着那道光线抬头,发现原本存在的屋顶早已消失不见。月光投落下的阴影从来没有现在这般冰凉刺骨,我吓得瘫坐在地上,早已没了先前的自信。

“那是一次围攻。”亡命徒回忆着。我也知道那件事,那个时候他还不是亡命徒。他随着经商的父亲运酒,不料在路上遇到了劫匪。除他之外的所有人都死了,他杀了劫匪,然后成为无恶不作的亡命徒。

“没错,那个时候,我绝望地捡起父亲的手枪,想要做最后的抵抗。”他大大咧咧继续,“二十几个凶神恶煞的劫匪围着我。”

亡命徒对着那把激光枪叹气,“我突然发现手里的左轮变成了这玩意儿,于是就把那些家伙全杀了。”

我倒抽一口凉气,由不得我不信了。

“然后我发现了,我们都是书里的人物,那位上帝般的作者因为笔误让我得到了激光枪。”他把激光枪宝贝似地收回去,“而且他一直没有发现。”

“既然你有这么强的武器,为什么不杀掉我们。”面对那种武器,哪怕是被称为神枪手的我也只有死的份儿吧。

“别开玩笑了,你可是故事的主角,一直跟我周旋,我抢过你的女人,杀过你的朋友,如果你突然死了,你以为这个故事会怎么样。”

我愣住了,正如所有故事书那样,精心塑造的英雄人物死了,故事只能走向末路。同理,如果最大的反派死去,剩下的也只有结束。

“故事结束,世界末日。”我默默回答。

“那要怎么办?我洗的衣服都没晾干。”

“这可不行!我还没淘到金沙!”

“你们在胡说八道什么!不想决斗吗?胆小鬼!”

酒馆嚷成一团,我揉着太阳穴——这算什么?以前的恩怨情仇其实只是某个家伙笔下的无聊故事?只要开始对决世界就会末日?那拯救世界的英雄到底是谁啊?头戴墨西哥高顶毡帽,腰挎柯尔特左轮手枪的我肯定没这本事。

“我有一个办法……”亡命徒压低了声音,脸上带着莫测笑容。

 

翌日  正午

苍鹰高旋,风沙猎猎,峡谷巨川间回荡着压抑呼啸,哪怕遥远至此的小镇都能清晰听到。

小镇入口前的街道,窗扉紧闭。亡命徒站在百米处的对面,他点了支雪茄,而我攥紧了手里的左轮——感觉到了,无形的命运之线牵引着我们,下一个动作,下一句话仿佛早就被安排好。

但是,做出行动的始终是我们,我必须改变这个结局。

“相互背对,数到十同时转身,我们的枪里都只有一发子弹,谁的枪快谁赢。”亡命徒将雪茄丢在地上,用脚尖捻灭,他吐出烟圈,转过身跨步记数。

我也跟着他的动作,背过身。

“一、二、三、四、五、六……”我们相互背对大声喊数,手心汗水不断渗出,“七、八、九……”

在十之前,我转身拔枪。然而对方也做出了同样动作。

“啪!啪!”两声,子弹沿着直线梭然而出,弹头旋转,轰然对撞,半空爆开绚烂火花。

时空忽地一滞,我感觉到了——上帝停下了书写。

“恩?”耳边传来疑惑的声响,转瞬而逝。

下一刻,一切恢复正常,两发对撞在一起的子弹只余灰烬。

“哈哈哈!好枪法,这场追逐,还得继续!”亡命徒口中一声呼哨,像是排演好那般,远处一匹骏马奔驰而来。他容不得我反应,风沙滚滚,跨上马鞍,扬长而去。

我脱力地跪倒在地,手中的左轮没了子弹也只能望着他叹气。

——我们骗过了上帝。

“每个作者都会有这样的感觉,笔下的人物在追寻着各自的轨迹,他们会哭会笑,有自己的情感,甚至能够引领故事走向,迸发全新的灵感。”那个时候,亡命徒如是说。

这个世界,还未完待续。

 

                                                          某洛

                                                        2013.3.20



评论

© 行走在世界线之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