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星的战斗

我的名字是齐娜。

不用摇头,我知道你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毕竟得到这个名字也是不久以前的事,在那之前我一直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不过,即使你没有听过我的名字,也一定对我的几位前辈有印象——水星、金星、火星、木星、土星、地球、天王星、海王星以及可恨的冥王星。

他们是以地球规则来命名的九大行星,其大名在太阳系中如雷贯耳,所谓行星是指自身不发光,环绕着恒星也就是太阳的天体,光芒万丈的太阳可是这个星系的大众偶像。

哦,忘说了!其实我还有一个名字——2003-UB313,不过就算我现在这么说你肯定也记不住吧!毕竟这个名字连我自己也是浪费了半天才找的到,如此繁杂的无规律数字和英文的组合凭借我的行星内核要记住也几乎不可能,地球的命名规则果真麻烦,还是叫我齐娜好了。

“哼!冥王星算什么东西,如果他都能当第九行星为什么我们不能当第十大行星。”正在我身边不断咒骂冥王星的是我的姐姐塞德娜,她和我一样对冥王星心存不满,毕竟冥王星长得和我们差不多却比大家要高一个等级,每当听到他和金星木星这些大哥等级的星球站在一起并称九大行星出席各种活动总是让人超级不爽啊!

不过说到第十大行星我倒觉得塞德娜远不够格,虽然是姐姐,但她椭圆形的水桶腰以及比冥王星更小的个头都预示着她永远无法成为行星这个事实,而比冥王星体积更大,也符合一切行星特征的我才是当之无愧的第十大行星。

嘘!可不要把这些告诉她,毕竟她和我现在是在同一战线上的盟友,我们是太阳系行星维权联盟仅有的两名成员,要借助打压冥王星来提升自己的地位没有盟友可不行。

“安啦,安啦,塞姐别生气,一切都在计划之中。”我学着地球那腹黑的口气说道,可惜我没带眼镜显示不出地球的范儿。

是的,一切都在计划中,我们维权联盟已经向地球国际天文联盟递交申请,凭借我们与冥王星的相似性,提出既然冥王星能加入九大行星,我们就有义务维护主权获得自己身为第十大行星的权益。

塞德娜也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她对我笑道:“等我当了第十大行星,看谁还敢看不起我们。”

嘿嘿,最后谁当第十大行星这可说不准,我心头窃喜,她还不知道我也偷偷为自己递交了一份升级申请表。

远处,冥王星正垂头丧气的走过来,他面色铁青,手里拿着一卷书信,绑着地球国际天文联盟的金丝缎带,被打开的封口处还留有特制印章的痕迹,“是回复通告?!”我和塞德娜两眼放光,脱口而出。

冥王星愁眉苦脸的状态暗示着回复的结果对我们极其有利,看来我们与他平起平坐之后他果然再也嚣张不起来了。

剩下的,就是这太阳系第十大行星到底花落谁家?

 “嗨,哥们!”我乐滋滋地搭上冥王星的肩膀,一脸关切,虽然我极力做出亲切关心的表情,但脸上早就笑逐颜开。

“怎么了?这么苦逼的样子,说出来让大家乐乐?”塞德娜更直白,我真想直接握住她的手,大喊一声,“姐姐,你说出了群众的心声啊!”

“唉。”冥王星叹气,摇头,把回复通告交到我的手上,他找了个地方坐下,幽幽然“其实你们根本不必这么做。”

“你……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我倒退两步,生怕冥王星看出了我的心虚,他知道了?不,不可能,明明只有我和塞德娜知道这件事。

“用运行轨道想都知道这事儿是你们干的,我知道你们平时对我不满。”他依旧摇头,塞德娜一把拨开我,“怕什么怕,就是我们向地球提议的怎么样,现在我们都在同一等级了,我可不怕你。”她接过我手里的通告,趾高气昂,这让我心里也稍稍有了些底气。

“没错,现在我们是一个等级的了。”冥王星的脸上略显苦涩“其实我们如此相似,从一开始我们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呵,现在可好,竹篮打水一场空。”

“什……什么意思。”冥王星的话不对劲,情况难道发生了变化?塞德娜也感觉到不对,连忙打开通告,随即只听到她尖叫了一声,便昏过去。

我颤颤巍巍捡起地上打开的通告,上面写道:

“根据联盟审核,宇宙中确实存在与冥王星类似的星球,如塞德娜,齐娜等。其中齐娜,又称2003-UB313比冥王星更符合行星条件,若按此推断,太阳系符合增加行星标准的星球将达到十二颗,经商议,开除冥王星行星的星籍,将冥王星、塞德娜、齐娜等星球划分为矮行星,九大行星更改为八大行星,分别是金星、木……”

我瘫坐在地上,这算什么?八大行星?我第十大行星的梦想就这样破灭了!

“或许我们还有办法。”冥王星并没有我们这么绝望,明明他是受害最深的一个,我不禁向他投去了敬佩的目光。

“天王星也是一颗处于边缘规则上的行星,只要我们利用他的漏洞,一定可以再度恢复行星身份。”冥王星已经自动把自己划分为我们维权联盟的一员了。

“对,我们投诉天王星!”塞德娜不知什么时候从地上爬起来,信誓旦旦。

“好!行星维权联盟第十二次作战计划再开!”我热血喷张,心里一阵澎湃。

行星的,不,矮行星的战斗,还在继续!!

 

                                                              某洛

                                                              2012.4.27


评论
热度 ( 1 )

© 行走在世界线之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