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重邮(四)


本故事纯属虚构,与现实世界任何人或事无关,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说到豪豪,给我留下的印象不在于他的胖,论胖子有草摩垫背怎么也轮不到他,更何况这位少年身残志坚,凭借自己顽强的意志力在短时间内克服了庞大的脂肪体系,完成了人类从爬行到直立行走的进化。

大一的时候这位少年并没有给我留下太多印象,随后他一路高歌猛进,高富帅之气尽显无疑,协会活动出cos、巴拉巴拉地流畅日语亦或是亚特兰蒂斯预言中两个胖子的绝美对舞都让我刮目相看。

这是我对他留下印象的来源,这过往两年的所有印象最终都比不上如今的惊鸿一瞥,我只是在那场爆炸中偶然转过头,双耳嗡鸣不止,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所以真的,我只是极为偶然地不顾性命转头看了看后方——眼见着硕大地变形煤气罐彗星撞地球般砸了过来。

我的视线被那蓝色废铁所吸引,跟着一路向下,傻傻的没有任何反应,直到它从好食基食堂陨落到身边不足五米处,可见那场爆炸强大的冲击力。

豪豪被压在了下面。

说“压”这个词或许有些不妥,毕竟并没有什么压在他身上,受到撞击的只有背后而已,背部也并没有被压住,因为肋骨连着胸腔已经彻底炸裂开来,血腥和大肠在四周贱了一圈,草摩把我的头压低才勉强没有受到波及。

等我再去搜索豪豪的时候,这个人已经从世界上彻底消失了,只留下中间一截被煤气罐代替的躯体。

“节哀顺变,节哀顺变。”我看见草摩双手合十不断鞠躬行礼,虽然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但口型基本对得上,应该就是说的这四个字没跑。

“快走!”杰神大喊一声,振聋发聩,原本还回响着爆音的耳朵顿时清晰起来,杰神在前面拼尽全力站了起来,我没理解他的话,却见到草摩这个死胖子不要命地爬了起来,连为豪豪做祷告也顾不上了。

“怎、怎么回事!”我惊慌失措,大家的动作都比我快,爆炸已经逐渐平息,我抬头仰望,并没有漫天火星,这个时候老陈过来扇了我一耳光。

“你傻呀!中心食堂那边来人了。”

恍然大悟。

学校四大食堂据点千禧鹤、好食基、中心食堂、红高粱。就数中心食堂位置最佳,处于学校的中心地带,离各个食堂都近,可谓兵家必争之地。而今千禧鹤好食基爆炸,中心食堂如蚂蚁出洞,聚集在那里的一大堆人手持铁器棍棒,围在中心食堂外面,誓要保护他么生存的领地。

不幸得很,我们目前所处的地方下临大西北,右临中心食堂,正好被卡在了守护者面前。老陈拖着我丢下豪豪的尸体往前跑,终究还是迟了一步。

因为我的慢半拍,我们一行十人,被中心食堂窜出来的一众幸存者包围住。队伍里的几个男人奋身挡在妹子们前面,俊儿躲在小三身后,neko则一脸凛然地挡在KM和瓶子前,活像炸碉堡的董存瑞。

老陈果然见色忘义,就这么抛下我去和rich站到了一起。这个时候草摩慢慢靠近我,拉了拉我的衣袖,他小声对我说:“某洛,要不,我们抱团取暖吧。”

“啊呸!”我冲地上啐了一口,“我宁愿找杰神也不找你。”于是我走到杰神身边,留下孤零零的草摩,耳边只听见草摩幽怨地唱了起来,“我是一棵小小小小草。”

“大家不要怕,我们毕竟有枪。”杰神说着掏出自己藏在胯下的手枪。

在武装部得到的武器比中心食堂一众人先进了不止百年,现在的样子就有点儿满清政府手持长矛大刀围攻荷枪实弹入京的八国联军,虽然我们只有十个人而包围圈子至少有四十人,但谁赢谁输还说不定呢。

大家纷纷拿出武器,好在我们都军训过,军训的时候专门设置了打靶这个项目,虽然手上不知型号的手枪和当年练习打靶的步枪完全不同,但好歹咱们也可以宣称自己是练过的是不。

“有话好好说,大家何必动刀动枪。”我好心劝着,当然重音放在了枪上面,杰神嘴角抽搐地小声对嗫嚅:“你这分明是煽风点火啊。”

包围我们那一圈人似乎也没有想要和解的样子,他们距离我们大概两三米,双方都屏息待动,不知什么时候这短暂的和平会被打破。

“某洛,那个不是残响吗?”草摩忍不住一个人寂寞还是死皮赖脸地贴上来,他指了指人群,在那一众人后面确实有一个人缩着脖子,和我的目光对上连忙低下头。

我毫不犹豫,张口大喊:“季世残响!你这个叛徒!”

动漫社一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以为我发了失心疯,十秒之后围攻我们的人群里蓦地冲出一声洪亮的怒吼:“你才是叛徒,你们全家都是叛徒!”

大家朝着发声的方向看去,正是季世残响。

这一次,连包围圈都让开一条路,为了让我们和季世残响对峙。

季世残响,这人是动漫社的一份子,和俊儿同为现任广播剧组组长。当我在人群中看见他,我忽然就明白对面那群人的身份了。

看他们一个二个知书达理,衣冠禽兽的样子,如果没猜错,定然是万恶的学生会。

之所以这么推断,是因为季世残响拥有双重身份,作为一个风生水起的大二学生,他早已拿下了院学生会外联部部长职位,说白了就是个双重间谍,一方面受学院所托监视动漫协会的一举一动,另一方面也是动漫协会打入学生会称霸全校的一颗螺钉,制霸全校是草摩当年定下的大计,不过随着草摩退位一切都陷入了停止,大家都不知道草摩的左倾思想已经影响了一代又一代重邮动漫人。

而现在,残响被我逼出来,那一众人倒戈相向,纷纷向残响质问,“学长,咱们要怎么办。”残响身边默默窜出一个女声,我一拍大腿,大叫出来:“艾玛,原来还有意外收获!”

那个抓着残响袖子不放的女人正是动漫社这一届大一的新人二殿下,二殿下也在学生会担任了职务,看来末日之后他们两正好碰到了一起。

“怎么办?残响你自己选,到底是投靠我大动漫社的怀抱,还是跟你的学生会鬼混。”我大声说着,然后转头看见杰神的脸一青一白,忙问:“怎么了……”

杰神抚了抚额头,“你是吃了兴奋剂还是怎么的,这么积极。”

我把一只手搭在杰神肩头,背对着残响那群人,轻声对他说,“其实我紧张得要死啊,我这人一紧张就容易话唠,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冒出来了,杰神,体谅一下我,我没见过世面。”

杰神的肩膀被我颤抖不止的双手弄得左摇右晃,他实在受不了,连忙往后退,和老陈他们聚在了一起,“真是到哪儿都有你认识的人……你先拖延他们,我和老陈商量点儿事。”

其实我本来也是拖延之策,因为刚才的爆炸我们这群才从冲出来的人自然成了众矢之的,但只要再等个十几二十分钟,等到红高粱那边耐不住寂寞了,等游走在学校的各种生存者要过来一探究竟了,好戏才真正开场。

我估计很快这里就会发生一场混战,因为大家的目的都很明确,要活下去,然而要让所有人保持理智是不可能的,就像残响一样,被我一激就出来了。

和学生会大战虽然有赢的机会,但我不想再看到有人因此而丧命了,我想要把损失降到最低。

“残响,和我们一起把!枪杆子里出政权,你没听说过吗?”我扬了扬手里的枪,动漫社一群女生全部眼泪汪汪地看着残响。

“你可千万别答应啊!你可千万别答应啊!”我虽然是在劝服残响,但要是残响真的一口答应那咱们肯定得立马开战,简直是弄巧成拙,所以我在心里拜菩萨求残响千万别答应。

“对不起,某洛,我也是身不由己。”残响没有看我,他的话语里无比愧疚。

“还好还好。”我擦擦冷汗,发现一群人用怪异的眼光看着我,立马反应过来,对着残响破口大骂:“身不由己!!虽然嘴上说不要,但身体还挺老实的?哪儿有你这样身不由己!”

“某洛,算了吧让我一枪毙了他。”Neko走上前来,看来他实在是气不过,我们如此信任的季世残响此刻竟然还带着妹子出现在敌对阵营。

“万万不可,万万不可。”我连忙充当和事老,附耳过去:“残响好歹也是我们大动漫协会的一份子,我现在只是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你不早说?!”neko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我一愣,学生会那群人已经齐齐瞪向了我。

“你个杀千刀的把什么都说出来了。”我痛心疾首,neko这家伙竟然一下子就把我们的目的暴露了。

“没事儿,我来。”杰神和老陈的讨论似乎已经有了结果,他拍拍我的肩膀,英姿飒爽,那一瞬间我以为是詹姆斯邦德再生,举枪抬手,扣下扳机,一气呵成。耳边“嘭”地一声,杰神被震退到地上,二殿下妹子定定地看着我们,眼中似有无尽委屈,流下来的却是额头弹孔中止不住的鲜血。

“是时候杀鸡儆猴了。”老陈和rich也走了上来,刚才那一发子弹已经弄得我头昏脑胀,我连忙抱住老陈的手大声喊:“你们还是不是人了!他们和我一伙的,都是动漫社的,人命关天,你们什么时候成了禽兽不如的东西。”

老陈不忍心地看着我,“形势所迫,某洛,我们也要活下去。”他转头对rich吩咐:“宝贝,你按住某洛别让他乱跑。”rich立刻听话的抱住我,我在他怀里挣扎,可惜我没他体型大,根本不是对手。

“你们快跑啊!还愣着干啥,他们都疯了!都疯了!”我对着学生会那一众人大喊。

“如果你们想活命,就帮我们干掉这群人,这里食物有限,最后我们必定与他们有一战。”杰神从地上爬起来,煽动动漫协会的几人。

我无法理解,这根本不是人做的事儿,砰砰砰砰地枪声再度响起,残响第一个抱头鼠窜,学生会的人吓慌了,有的人直打哆嗦,成了活靶子,老陈的子弹打了一半,rich把枪换给他。

我万万没有料到,杰神他们讨论的会是如何震慑对手,杀人确实是最好的办法,但自从末日来临,我们从来没有杀人,不想也不敢。

只是现在,见惯了生离死别,人命终于也贱如草芥。

我没有哭,我哭不出来,因为我不认识那些倒下的人,我只知道他们是残存在这个世界上的生命,我拼命挣扎,rich还是将我牢牢锁住。

动漫社的大家无动于衷,豪豪死的时候他们没哭,我也没有,因为我们早已麻木了。

“快走,趁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杰神拉着我们向前,突破了这道重围,杰神的子弹已经全部用完,老陈和rich的子弹各用一半,要向动漫社借手枪他们必然不会干,或许这群天真的二次元众到最后也不敢杀人吧。

但天真的是我。

我们走到情人坡,不远处是那一汪浑浊池塘,左手倒下的巨大电话雕像后传来响动,离雕像最近的瓶子吓了一跳,她开枪了。

“瓶子别开枪……是我!”熟悉的声音,但还是迟了,那句话语在枪声之后,我看见一个人从雕像后倒了出来。

“zoe!!”瓶子捂住嘴哭喊,简直不敢相信,这里离女生宿舍很近,恐怕是从女生宿舍那边逃出来想要与我们会和的吧!只可惜,我们所有人犹如惊弓之鸟。

“km,怎么办,我杀了zoe。”瓶子又叫又跳,她跑到zoe身边,一滩血从zoe妹子心口流出来,她还有意识。

“瓶……子。”她在无力呼喊,“为……什……么,我……明……明……”

“瓶子,你先冷静点儿。”km蹲下身阖上zoe的双眼,抬头看向瓶子,“瓶子你别做傻事儿!!!”她大喊起来,我们这才注意到瓶子竟然将手枪举到自己太阳穴上。

Neko第一个反应,他扑身上去夺过瓶子的手枪。但瓶子不放手,“你还给我,让我去死,我还有什么面目去面对zoe,我还有什么脸面对你们,我要去向zoe道歉。”

“你疯了吗!!”neko大喊抓住枪口往自己的方向拖“如果你要道歉就好好活下去!”瓶子的力气不如neko,他们争执到一起,我隐隐有不好的预感,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的预感,耳边又是一声枪响——neko怒目圆睁,再度瘫倒在地。

那只手枪,几乎零距离射击了neko,他的胸口爆开一个大洞,血液与内脏溅了瓶子一脸。

瓶子颤抖得无法自制,然后她笑了。

“快些制止她!”杰神高喊,我也反应过来,“她要自杀!”

离她最近的草摩顾不得许多一把踩上neko的尸体,想要打落瓶子的手枪。

然而终究慢了一步,草摩这个死胖子不知吃错什么药,重心不稳,踩到了neko的大肠摔了个狗吃屎。

我保证,毫无半句虚言,就在我们大家嘲笑草摩的时候,瓶子饮弹自尽了。

Km紧咬下唇,俊儿抱着小三痛哭,小三则无不叹息地说道:“多好的妹子啊,早知道就先和我谈谈恋爱……”

于是km一枪崩了小三。

不,并不是这样,虽然km确实想要这么做,但最终还是被我们拦了下来。“放开!让我杀了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瓶子明明死了吗,她还玷污瓶子的清白。”km是个说一不二的火爆脾气,还好现在男生数量上有优势,大家一起制服了社长km。

小三连连道歉,自打三十个耳光,“是我嘴贱,是我嘴贱,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一直说得他的嘴快肿了km才平息下来。

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的东西,他让你往东,你绝对不敢往西,阎王要你三更死,不敢留你到五更。救瓶子的时候大家似乎约定好的袖手旁观,救小三时大家似乎约定好了架住km,我不理解这是性别歧视还是无意为之,最终动漫协会剩下俊儿、小三、km和草摩。

杰神对动漫协会的事情一直处于围观态度,rich和老陈估计也是路过打酱油,我叹口气,情人坡似乎没有这么简单,等我们想要离开的时候,已经被学生会前后夹击了——因为瓶子的死浪费了我们太多时间。

学生会缓过劲儿来了,他们不甘于就这样被压迫,哪怕棍棒比不过刀枪,但人多力量大,子弹的数量毕竟有限,他们宁愿打消耗战,也要将我们这个最大的威胁逼入死路。

杰神见雨红莲的通路被封锁,后面也追兵,只能带着我们先蛰伏到情人坡的假山后面。

情人坡也是学校一大人流聚集地,想当年多少情人幽会,深夜野战,打炮不带套,简直可以说是一切罪恶的衍生之地。但这儿也是这世界的天堂,毕竟无数生命始源于此,想想多少年后你成家立业,带着曾经是学姐的妻子和孩儿来到这座学院,孩子在情人坡欢快玩耍,奔跑过来对这你说:“爸爸,爸爸,这里我好像很熟悉的样子,以前我来过这里吗?”

这个时候你便能微微一笑,拍拍孩子的脑门,“废话,你知道当年你有多少兄弟姐妹一同洒落这片土地吗?你这个幸运的小混蛋。”

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大概,便是这个道理。

可惜,没有那么多假如,就算有假如也已经被现实毁灭,世界末日,情人坡泥土倒翻,假山倾斜,污水四溢。

现在是早上,太阳快出来了,老实说我很好奇为什么还有太阳,听说世界末日都要有阴霾遮天蔽日,想到武装部那个三天后有更大灾难降临的预言我不禁又打了个冷战。

我们躲在乱石堆中,发现那堆人正在翻弄瓶子和neko 的尸体,km又哭了出来。

“淡定,km,待会儿我们出去一枪崩一个,看谁敢对瓶子不尊敬。”草摩这个时候又站着说话不腰疼了,小三也在一旁将功补过,连忙称是。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杰神沉思着说,包围网在逐渐减小,学生会人多势众,虽然他们畏于武器只能缓慢推进,但找到我们几个最终也只是时间问题。

现在正是清晨,我们无法等到晚上摸黑行动,甚至只能趁着阳光尚未完全照耀这片土地躲藏在阴影中,拖得越久情况对我们越不利。

“突围吧!杰神,兵分两路。”老陈表情悲痛,这是不得已的决定。我们如果要活下去必须要和那个blue star碰头,现在的情况只能兵分两路,一队掩护,一队偷偷离开。

虽然我也想过这个方案,但事实上根本不可能——不会有人愿意去送死.

好吧,我承认我对人性的看法略显偏执,事实胜于雄辩,还真有人愿意去送死。老陈挺直了身板,他把rich的手放到杰神手上,“趁着他们惊魂未定我去引开学生会的人,你们带着动漫社的快走吧。”

“可是一个人去根本就是送死啊!就算掩护成功一个人战斗力太弱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上当受骗。”我正喋喋不休说着,小三站了出来。

“我也去吧,让我赎罪。”他满怀愧疚,神色悲痛欲绝,只是这次没有人阻止。

“喂喂!什么情况,你们都不阻止我一下吗?就算假装关心也好。”小三快哭出来了。

但是km无动于衷,草摩和俊儿想要说点儿什么,在km目光瞪视下终究没有说出口。小三用无比期待的眼神看向我,我叹了口气,终于慢吞吞说道:“一路走好。”

他栽倒在地上,再也没有了呼吸。

Km怒气冲冲上来一脚踢到小三身上,“站起来,装什么死。”可怜的小三便抱着被踢痛的小腹连忙站起,他躲到老陈身后,不敢多看km一眼。

“宝贝,你跟着杰神走吧。”老陈不理会身后的小三,对rich做最后交代。Rich却是不依不挠,我无法详细描述了,因为我看了两秒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整个你是风儿我是沙,尔康鼻孔扩大口中不住喊着“紫薇”的场面。

最终他们抱着哭了一场,俊儿也抱着小三哭了一场,估计只有0.1场,很快便被杰神以时间不够为理由硬生生拆散。

队伍一分为二,rich和俊儿都自己的武器分别给了老陈和小三,还有之前瓶子遗留的那把枪,我们也收了回来,这样好歹可以撑得久一些。

“听着,不管发生什么。”杰神叮嘱,“一定要把枪里的子弹用完,不要被学生会他们得到,否则我们会死得更快。”

不留任何退路。

老陈和小三向杰神立正敬礼。“Yes,sir! ”

那一声响亮的口号,至今回响在我的脑海中,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身影,我们都流下了感动的泪水,人民会牢记这些大英雄,他们的名字会铭刻在历史之上,永垂不朽!当然,这一切是在我们最后没死的前提下。

身后枪声打响,学生会的如同惊弓之鸟,枪支的攻击力虽强,但是人数优势可以抹杀一切武装力量,在第一声枪响后搜索部队迅速向老陈他们的方向围拢。

而我们则趁着这个空隙压低身子终于逃离情人坡,在假山中左拐右拐来到数理学院,信科大厦就在眼前!

我们准备高声欢呼,结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妙——我们傻了眼,信科大楼一二层已经完全淹没在水中,根本无法进入。

我来简单叙述下信科大楼的构造吧!因为这所学校依山而建,信科大楼总共十几层,大楼背后的第二楼有一个入口,也就是我们正对着的入口。在更低的一楼是另一个正向入口,我们眼前的所有入口都早已被大洪水淹没,水把二楼淹了一半,我们所在的数理学院和信科三楼在一个水平线上,要进入信科要先下一个大斜坡。

“我擦,这构造略猎奇啊!”草摩忍不住吐槽,毕竟他是传媒的学生,一般不会来这个满是电子仪器的信科大厦,最多也就带着单反取景的时候来过。这家伙是个土豪,买了单反后天天挂在脖子上炫耀,称那个单反是自己的女朋友。

这世界上有两种宅男,一种宅男比较屌丝,他的女朋友是右手。另一种宅男比较土豪,他的女朋友是单反。

草摩从前者蜕变到后者花费了数年时光,不由得让我心生敬畏,他常常和动漫社的土豪风吟鬼混在一起,貌似他们俩还加入了单反联盟,不过我也是道听途说。风吟也是个胖子,当然没草摩那么强健,末日之后没见到他,恐怕早就在哪儿化为尸骨了吧。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听到杰神惊呼:“不好,rich不见了!”

杰神正回头清点人数,发现队伍少了一个人。

刚才还要死要活的Rich不见了,唯一能想象的理由只有一个,rich去找他的情人老陈了。恨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愿能同年同月同日死,何等高尚的情操!

“要去找rich吗?”毕竟老陈把rich的性命托付到我们手上,那是他牺牲自己换来的,我们有责任这么做。

杰神却蓦地摇头,“不了,那是他自己的选择,想必rich也知道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

他扫视周围,根本没有进入信科大厦的路,心里火辣辣的焦急,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出现在身后。

“俊儿,快跑,追兵来了!”是小三的声音,他一瘸一拐跑过来,我们全体掏枪,对准小三身后——那里只有一个人,季世残响。

但是季世残响手里也拿着枪,他指着小三似乎立刻就要开枪。这大大出乎我们的预料。

“都别动!”季世残响大声呼喊,双方进入对峙状态,小三听到季世残响掏枪的声音终于在我们面前三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他背对残响默默举手投降,然后一个劲儿的冲我们眨眼睛,暗示我们救他。

杰神抬手让我们不要行动,“你想要干什么?你的枪一次只能杀一个人,开枪之后我们之中无论是谁都可以解决掉你。”

“况且我们掌握了获救的关键,只要能够顺利进入信科大楼就有希望。”杰神和盘托出。

“不,那不是重点。”残响否定,“你们不要被骗了,这个家伙刚刚投降了学生会,他们要从内部瓦解你们,我实在不能放着不管,所以追了过来。”

我们所有人陷入沉默,“我没有,你们相信我,我是看到某洛那个同学,还有另一个抱在一起的同学被学生会的人绞杀了,才吓得跑了回来。”

小三泪眼汪汪地说,终于忍不住质问:“你们到底要相信谁啊!”

杰神摸了摸下巴,“某洛,怎么办……你那位动漫社的朋友为人如何?”

这种事情也不是我说了就算的啊!我心里万马奔腾,这个时候开不得口,要是我随便乱说影响到了杰神的判断就成了千古罪人。

我抓抓头发,朝残响开口:“那你们先别动,各自回答我的问题。”

“残响,我问你,你手上的枪是哪儿来的?”

“你同学尸体上找到的。”

所有人都叹了口气。

“小三我问你,你的枪呢?”

“在我身上。”

“用过吗?”

“没、没有,我还没来得及开枪,学生会太狡诈了,他们设下了陷阱诱捕你同学,现在又派残响来迷惑人心。”

小三目不转睛看着我,彰显自己的诚实,而残响则一脸苦逼,恨不得一枪崩了小三。

“你们老实告诉我,到底谁在撒谎!”我大喊出来。

“是他!”

“是他!”

残响和小三几乎异口同声指认对方,我快趴下了,这边是人性吗?他们相互欺骗,诡诈,用生命当做筹码,换取一生都无法安宁的结果。

不,这也是正常的,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活下去的借口而已,这种事情我们自己也做了无数次,早已没有理由去评说别人。

“km、草摩,你们觉得……”换回的答案是沉默,我原本就知道,不论是km还是草摩,在他们的立场上根本不允许说出答案,这对他们而言是不公平的,但这对我同样不公平!

“该死!俊儿,你来选,开枪崩一个。”我把枪交到俊儿手上,她惊吓地退缩,但我不容她退缩,将手枪塞入她手心里,就像卖菜的大妈一样,“随便挑随便选,人命五块钱一斤。”

她的面前有两个人,一个是现在的相好,另一个,季世残响的身份比较特殊,他是动漫协会广播剧组的副部长,俊儿的副手,也是未来广播剧组的继承人。

呵呵,其实这个时候说什么部门、部长都是徒劳。哪里还有学生会存在,哪里还有动漫社存在,联系我们的不过是末日前吃饭的那点儿酒肉交情,但正是这丁点儿交情,让我们此刻组成了末日逃荒团队。

“开枪啊!”我大喊一声,俊儿吓得闭上了双眼,看来他真的被我吓到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想,我真的不想!”俊儿哭了出来,她一边摇头,膛已上好,保险打开,扳机扣下,“嘭!”地一声,残响倒下了。

我看见残响带着绝望的眼神。

“嘭!”又一声,出乎所有人意料,小三紧接着倒下,开枪的是一直静默不语的杰神。

“这样便解决了,不论真伪。”杰神波澜不惊说着,俊儿跪倒在地,我万万没想到,杰神做出了这样的策略。

先利用不确定因素稳住他们,射杀一人,紧随其后再射杀另一人,不论谁真谁假都无所谓,说不定他们都是假的,亦或是他们都是真的,但我们时间有限,那之后的某个时候我在想,杰神的选择是最明智的,但那方式过于残忍。

他并不是这么残忍的人,只是越来越残忍,越来越……

动漫社所有人都哭了出来,km想要说些什么,被我制止了。

后来我们检查了小三和残响,发现残响说的是真话。

老陈最终还是听从了杰神的嘱托,死前将所有子弹用光,残响手上拿着的只是一把空枪,他为了阻止小三靠近我们才出此下策,回头来想,这么久的对峙学生会都没有追上来,恐怕正是因为他们在暗处等待小三得手吧。

小三确实荷枪实弹,我们已经无法揣测他到底打着什么主意,或许他只是假装投降,亦或是真的背叛了我们,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我们来想想怎么进信科大厦吧!不要让他们白白牺牲。”杰神的表情也并不好受,我看见他在轻微颤抖,竭力不想让人觉察出来。

他是领导者,所以他不能崩溃。他必须做出决定,正如古时大将,杀伐决断,当有担负。

这一刻,我深深明白了杰神的想法。他的无奈、痛楚、悲伤以及悔恨。

我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却听到杰神开口说:“只能下水了吗?”

“可是我不会水啊?!”我一惊,连忙辩驳,我从小到大都是旱鸭子,下水肯定不行,我转头看向草摩,不用说这个死胖子肯定也是下水必沉的类型。

可是我又一次错了,草摩脸色一沉,应道:“好方法!”

不这个是吧!

我差点儿喊出来,这意思就是要牺牲我吗?终于,天道循环,因果不息,该来的始终要来,我的死期也快了。

“姐姐,你的枪。”俊儿还未从刚才的悲痛中平复,她跪在地上颤抖地把枪递给我,我愤怒地走过去一把将枪打掉在地。

“要枪有什么用?!一下水还不是泡烂了,进去信科屁都放不出一个,遇上敌人咱们都得死!都得死!”

我失态了。

我承认我不是老陈那种兄弟意气有寄托,有人爱的正人君子,我小心眼儿,或许还有些卑鄙,一面对着所有人谄笑,一面诅咒所有人。我目睹了很多人死去,却唯独不愿死去的人是我。

我有生的渴望,亦有死的恐惧。

这一切都无法根除,他们刻印在我的灵魂里,就像是早就写好的程序,我只能从头运行到尾,无法做出反抗。

俊儿被我吓到了,或者说所有人都被我吓到了,他们未曾想到我会如此畏惧,是的,我就是这么怕,只要下水我必死无疑。

“放心啦,我水性很好,到时候肯定带你一把。”草摩大大咧咧说着,我白他一眼,要是他带着我估计我死得更快。

Km和杰神也表示让我放心,他们都水性不错,前往信科的距离并不远,不算太困难。

“那……那好吧。”我战战兢兢说道。

耳边忽然响起呼啸,那是利刃割破空气的声音,旋转的钢铁与木棍,我随着声音回头,不远处学生会终于按捺不住倾巢而出,离我最近的竟然是一把飞斧!

“姐姐小心!!”俊儿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飞身将我扑到,我看见飞斧插入她的后背,鲜血喷涌而出,一切都只发生在瞬间。

几乎同时,杰神把我从俊儿身下拉出来,“吸气,下水!”

他大喊一声,我几乎无法思考地顺应他的话语,耳边只听见“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五声,杰神带着我,我带着俊儿的身体一同跳入水中。

我们奋力下沉,但是俊儿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浮了起来,我使出吃奶的劲儿拉住,可惜最终还是脱离了我的掌控。

我看见俊儿在笑,仿佛获得了最后的解脱。

那个一直对我说“我的前任是极品”的女孩,那个被我强迫接下广播剧组重担的女孩,那个被逼选择杀人的女孩,我欠她的太多太多,仿佛这一生都无法偿还。

连到最后都……

她微笑着离我而去。

鲜血染红了水面。

                                                    TBC

                                                    某洛

                                                  2013.3.4




评论
热度 ( 1 )

© 行走在世界线之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