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重邮(三)


本故事纯属虚构,与现实世界任何人或事无关,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提到校武装部,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学校有这个组织存在。更多人知道的只是团委、学生会之类的低端组织,最终武装力量还是掌握在武装部手里。

重邮是一所由国家筹划解放军主导的军民共建大学,平日里除了做一些3G、4G通信研究也负责军区通信技术的升级和研发,学校以护楼队、保安乃至校车司机的名义驻扎大量便衣部队也已是高年级学生间口耳相传的不争事实。

武装部的办公地址也很隐蔽,谁会把武装和食堂联想到一块儿?位于大学城食堂最顶层,幽黑狭长的甬道,数米厚的钢铁大门,永远被栅栏封锁住的窗口,千禧鹤就像是顶着一个不见天日的方形牢房。

武装部对外宣称大学生能力发展咨询大厅,其实一年到头也没真的见到有人去那儿咨询,最多有穿着西装带着墨镜的黑衣人频繁出入,但这些胡子拉碴的大叔怎么看也不像是大学生吧!

只有当你偶然间在食堂走错路,或者是被辅导员叫去帮忙领年终福利的时候才会瞥到最隐秘的角落里白纸黄字写着的“武装部”三个五号宋体字。

说武装部是学校最神秘的组织也不为过。

如今,在所有人走投无路的时候原本紧闭的武装部向我们打开大门,末日之前我无缘窥探武装部的秘密,末日之后终于有幸得偿所愿。

厚重的铁门后是另一条过道,我们所有人都是跑着过去的,不仅是因为背后马上就有民工追上来,更重要的是通道深处照得我们眼前一花的白炽灯光。

有电!

度过了数个没有人工照明的日子忽地看见科技文明产物不由得热泪上涌,以至于等到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身后那扇铁门已经重重合上了。

“别随意行动!”杰神神情紧张地喊出口,在第一时间制止了我们冒失前行。我们都停下了因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度而迈开的脚步,十三个人挤在狭窄的过道里相互对望,希望的曙光就在眼前,却不敢再前进一步。

“有谁在这里吧?!既然敢放我们进来就不要躲躲藏藏赶紧现身。”杰神冲武装部大厅呼喊。

瓶子紧紧抱住KM啜泣,看来他们还在为之前的死伤哀悼。

我环顾周围,每个人的表情都不一样,现在进入武装部的一共有十三人,410寝室我、杰神、磊哥、老陈、Rich、天口六个,动漫社则是社长KM、副社长豪豪、广播剧组组长俊儿、俊儿的新欢小三、cos部部长Neko、cos部副部长瓶子。

对了,还有一个大累赘,动漫社前社长草摩。

不过现在说这些名头都是没有意义的,就算是奥巴马尼克松,落到这个境地估计也只有哭的份儿,所以我对妹子们绝望的哭泣可以理解。

但是草摩娘娘腔一样抱着Neko寡妇似的一边喊常儿一边擦鼻涕我就忍不住了,Neko也满脸嫌恶的看着草摩,但又碍于面子只能温柔地抚摸那头不知道几天没有洗的烂头发。

我用还算干净的袖口擦了擦眼睛,这个世界怎么了?当绝望来临,咱们就统统走进了非诚勿扰的拉郎配现场?

让我来简述一下现在的状况吧!

瓶子和KM抱在一起,草摩和Neko抱在一起,俊儿和小三抱在一起,Rich和老陈抱在一起。

杰神坚毅得像一尊雕像,我左右看了看,就剩下磊哥和豪豪,可是他们体型太巨大,明显不适合我这个小身板。

无奈只得作罢。

几乎同时,武装部亮着三站白炽灯的大厅传来了什么人走动的声音。

塑胶拖鞋与地面摩擦,和草摩有得一拼的头发以及深陷下去的眼窝,“乌鸦!”动漫社的一群人全叫了出来,他们(包括我)嘴张成O型,而对方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哟!草摩。”

喂喂喂,不是吧,不要在这里秀基情啊!此刻我只能感叹不愧是草摩,早在他当社长的时候以权谋私,随意强抢社员,自称后宫基友三千,如今来看,也不像是谎言。

“你们认识?”杰神用惊疑的目光看着我,看他的样子似乎也松了口气,其实不仅是他,在看到乌鸦的一瞬间我也松了口气,如果武装部是乌鸦的话一切还好说,幸好不是什么持枪武装或者高达之类的东西。

“等等,乌鸦你怎么会在这里?”我用行动回答了杰神的疑问,乌鸦招手让我们进来,然后向我们解释。他的眼神深邃,像是承载了无数痛苦的回忆,我甚至一度产生了这不是以前认识的乌鸦的错觉。

“世界末日来得太突然。”他的语息比一般人拖得要长,那些回忆漫长而冗杂,“那天原本没有任何征兆,我被辅导员老师叫到武装部来帮他们领年终福利。”

重邮的老师都知道,武装部一直是负责支援后勤这一块儿,毕竟在学校占了这么大一块地方,也不能光领工资不做事儿,所以学校就把发年终福利,校庆纪念品之类的鸡毛蒜皮小事儿交给武装部来处理,意思意思。

“我前脚跨进武装部后脚就地震了,然后如你们所见,那之后系统启动大门强制关闭我就一直住在这里。”乌鸦的样子很憔悴,我们走进大厅,灯光把周围照亮,大厅其实是一间大办公室,七台办公电脑并排着,办公厅四周的窗户全部被铁闸门封死,只留下通风口还有空隙,怪不得这么多天我们都没有发现武装部有灯光。

走在武装部的大厅里我们才感觉到这间屋子不一般,按照楼下食堂的空间构造来看这间大厅未免也太小了,即便是大厅联通了武装部的其他房间,甚至有一道门写着厕所,也显得小了一些,简直就像是……

“这里的墙壁,地板,门窗全都是特别定制的,隔音、抗撞击,哪儿是什么武装部,就是个战斗堡垒。”乌鸦看出我眼中的惊讶,开始向我们解释。

我们十三人在大厅的办公椅和沙发上坐下,楼下的暴动还在继续,那些民工踏着杂乱的步伐上了武装部,想必正对着那扇铁门抓耳挠腮。

“放心,他们进不来,除非用TNT炸药,否则那扇门不会开。”乌鸦向我们拍胸脯保证,然后指着KM一行人说:“你们把东西都放下吧,这里很安全。”

很快我们把带来的东西都放到周围的桌上,毕竟死死抱住也不是办法,磊哥带了电脑,Rich揣着他那个小MIFI,我的手机自然还在裤兜里,KM她们从好食基上来的时候就抱着不少食物,特别是饼干啥的,还真会挑东西。

“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会有电?你怎么在这里存活下来的?既然你和某洛认识为什么不早点儿开门?”杰神连珠炮似地提出问题,我们一众人也点头如捣蒜,毕竟武装部大门开得太是时候了,简直就像是预先演练好一样。

“我不开门是因为之前我也打不开,刚才并不是我打开的门,而是系统自己打开的。”乌鸦没有理会我们眼中的惊异,自顾自地说起来,“武装部的秘密远比你们想象中要多。”

“三天前,我来到武装部,这里就一个人也没有。”乌鸦看着这凉飕飕的四壁,不由得露出苦笑。

听到这番话我们都陷入沉思,这意味着什么?没有人真正相信世界末日会到来,甚至连学校老师也不相信,所以才派乌鸦来领年终福利,但最终这里的驻守部队都不见了。

“也就是说有人相信了世界末日,并且提前下达命令让这里的部队撤离。”我按照现在的情况推断,但这个结果连我自己也不会相信。

“对,这三天我被困在这里,然后找到了这个。”他从自己的位置上挪开我们才注意到他的身后竟然有一台开着的电脑。

这里的白炽灯可以亮,台式电脑可以使用也不是不可能。

我们全都围了过去,那是一封尚未关闭的邮件。

“狗屁!你别玩我们。”磊哥第一个坐不住了,他掀翻周围的椅子,一脸愤怒,“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杰神拉住磊哥,看他的样子虽然也不愿意相信却又不得不信。

我也是同样的感觉。

那封信的大致意思是接全国第三军情处通知,为规避世界末日,保存我军战斗实力,要求各个学校驻扎部队分批撤离,前往西藏避难。

这意味这背叛。

这个所谓的第三军情处相信了世界末日并且准确下达指示在世界末日到来前撤退,也就是说世界末日在中国,如果想远一些,或许在世界高层中都是早已知晓的事实,他们甚至为此做好了预备方案。

接下来乌鸦的一番话彻底验证了我的设想。“为什么不可能?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避难?”

磊哥没听懂,只是气消了不少,叉腰坐着摆摆手,“别玩虚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乌鸦见他冷静了下来,点点头:“教学楼塌了,宿舍塌了,但为什么学校各个食堂都安然无事?如果食堂也塌了你们也就不可能到这里避难了。”

是的!我睁大了眼睛,为什么我们从来没想过,食堂为什么没有塌陷?明明是到处都是一碰就碎的玻璃又不是开了AT力场为什么能在大地震中纹丝不动。

答案只有一个,这里原本就是被这样设计的。

“这几天我在武装部的档案室看到了不少东西。”乌鸦指了指旁边的一道门,武装部大厅只是整个武装部的一部分,一道门是出口,除了厕所外还有五道门,有的被锁死了,有的大开着,估计通往其他办公室。

“武装部最开始修建的目的是作为米帝主义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时南山地区临时指挥中心而存在,所以这里的设备一应俱全,隔壁的房间有粮仓,泡面、压缩饼干、矿泉水堆满了屋子,有厕所,下水道是专属线路,借助天台的太阳能吸收板还可以供热供电,就算是末日也至少可以多活一个月。”乌鸦终于道出了他能生活在这里的全部秘密。

“谁会这么傻逼把战地指挥中心建在顶楼?”天口君再次不合时宜的打断了乌鸦的谈话,但他说得颇有道理,一般战地指挥中心或者避难所都建在地下,不可能建在如此显眼同时也最容易在大轰炸中受到伤害的位置。

“重邮是依山而建的学校,原本这样的地形就不适合建指挥中心,更何况周围到处都有居民区,这个指挥中心应该是暂时性的,我估计在南山的山体内部应该有更大的指挥中心。”乌鸦的解释也没有问题,其实现在并不是讨论这个指挥中心修建得是否有问题,更重要的是这个指挥中心将怎样改变我们的命运。

“总之现在生存问题解决了,按照乌鸦的说法下水道也可使用,水源充沛。”我分析目前的情况。

“对,天台上积蓄的雨水也有专门的引流通道可用。”乌鸦继续补充道。

按照乌鸦的说法,学校仅有四大食堂完好无损,估摸着其他食堂也有可能存在类似的地方,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肯定有人发现了这种地方,如果我是设计者的话必然会保证一样东西。

通信!

“这位小哥,话说这台电脑能够连得上网吗?内网也行。”杰神比我更快发现这一点,他抢在我前面提出问题。

乌鸦直接将电脑的主控权摆到我们面前,“并不是没试过,只是很遗憾,这台电脑被一个称为末日系统的东西霸占着无法进行其他操作,而且……”乌鸦犹豫了片刻,终于将一直隐瞒的东西说出口,“这个末日系统预言三天之后将会有更大的灾难。”

这句话给我们造成的冲击等同于陨星撞地球。

不,我不相信。

磊哥抢着夺过鼠标,在末日系统上进行各种实验,这个系统从来没见过,有三个选项,一个是刚才给我们看的解释邮件,希望末日的时候进入这里的人能够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第二个选项是关于末日的详细记录,托他的福我们随后了解到了军方为了应对末日来临的一系列动作,包括诺亚方舟的预建设、各地区维稳部队的安排以及最后无可奈何时的撤离方案,虽然不是全部,但我们已经确信这所学园已经被抛弃,不可能会有政府来拯救我们。

剩下的只有自救,我们要在这个废墟里生存下来。

最后是第三个界面,那是倒计时,左上角还有个即将爆炸的炸弹Flash图。

“距离下一波世界末日还有70小时20分51秒。”

下一波……

更强烈……

更绝望……

更痛苦……

更多死亡……

无法想象了,经历地震与洪水的我们无法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情况,难道真的有小行星撞击地球?可惜这里的窗户全部被铁闸门封死,根本看不到窗外的情景。

铁门外的声音也越来越小,看来那些民工也放弃了攻陷这里,好食基和千禧鹤的食物够他们吃好一阵子。

“那么其他电脑行不行?”磊哥转过身躯打开其他电脑。他的表情满是后悔,走的时候没有找到自己的电源线,所以现在就算有明晃晃的插座在面前电脑也只能开机十分钟不到自动关机。

台式电脑打开,显示“网路线缆没有插好”。

看来备用的网线也断裂了。

“如你所见,能试的办法我都试过,但还是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系,不过这里的电脑有魔兽你们可以一起打打dota,或者那边有三国杀,咱们可以玩个十人局啥的。”乌鸦无不讽刺地说着,真难想象这些天他一个人是怎么在这里存活下来的,哪怕有吃有喝,但寂寞可以把一个人逼疯。

“这种时候还是得靠哥大显神威吧!话说这里有螺丝刀吗?”磊哥目光在四周逡巡,乌鸦想了想,从武装部的工具箱里拿出一整套东西。

“磊哥你要干什么?”Rich警惕的看着磊哥,好歹那也是杀伤性武器,如果磊哥是为了自己活下去而准备向我们动手的话……

“宝贝别多想,磊哥是想拆掉手提上的无线网卡安装到台式机上吧!”还是老陈比较机智,磊哥的动作证明了他的想法,如果有了无线网卡就可以继续搜索无线信号,这样就算没有有线的电缆也有机会连接到外界。

“其实我有一个想法,我们能不能建立一个无线网络来接收别人的连接。毕竟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连CMCC的无线热点,但是如果我们在学校构造出无线内网就算不能和全世界联系上,至少可以了解学校其他人的情况。”草摩还有KM他们这些传媒学院在末日起不到任何作用的人在一边玩起了三国杀,哀叹这些没技术真可怕的家伙之后我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杰神赞同的点头,却提出疑问,“如果是无线网卡的话波及范围很有限啊。”

“我有MIFI啊!”Rich跳了起来,第一次看他这么高兴,他带的MIFI无线终端终于起到了作用。“以MIFI客户端作为热点发射源构建无线网络,让别人来连接我们。”

“理论上来说是可行的。”我也同意Rich的观点,“但问题是MIFI的覆盖范围是多少?”

杰神在大厅找来纸笔喃喃自语起来。

“MIFI的使用频率是2400MHZ到2500MHZ的免费频段,输出功率一般是16dBm,为了达到较好的上网性能,假设一台PC端在WIFI频段的接收灵敏度为-85dm.无线信号在空间损耗ILspace=32.5+20lgD+20logF其中D为传播的距离,单位为Km;F为无线信号的频率。单位为MHz则可知 MIFI的理想覆盖范围……”

他一边说着迅速在纸上列出演算式:

“20lgD=16-(-85)-32.5-20lg(2400MHz)

So D≈1.12Km

   得出 MIFI一般的理想覆盖范围为1.12Km左右。”

我们面面相觑,惊呼一声“不愧是杰神。”兴奋得统统鼓起掌来,这个伟大的算式无异于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

杰神用行动证明了至少我们有希望和中心食堂取得联系,“如果我们在MIFI外面用铝做个天线,说不定可以传播到更远的距离。”杰神依然在想其他办法利用现有的工具做出最大限度的影响。

我们很快行动起来,等到我们把所有事情弄好已经是四个小时之后了。

武装大厅的装备很齐全,如果不是在这种地方我们所学的知识根本不可能派上用场,期间小三也来帮我们指导了一下,草摩他们在玩了两盘三国杀之后耐不住倦意沉沉地睡了。

这里的空间很密闭,还好有通风口,不过也让人感觉异常沉闷。防护很安全,但杰神考虑到需要有人监视电脑看是否有其他人连接上我们的局域网最终还是决定大家轮流值班,两小时轮换一次,我们这边人多,有足够的时间用来轮班,休息时间也得到了充分的保障。

末日之后第一次睡了个好觉,谁也没有去想我们到底应该怎么从这里逃出去。

没错,我们进入了一条死路,因为大门的开关并不受我们控制,根据乌鸦的说法我们能进入武装部简直是奇迹,一直没能打开的铁门忽然打开了?

哪儿来这么多奇迹?这里既不是热血民工漫也不是只要坚信下一张牌就一定是你的游戏王,除非这是某个不良作者无法自圆其说而写的三流小说,但若说是三流就太可悲了,如果是我来写的话末日什么的肯定要加上下药、乱伦、紧缚、调教之类的情节,恩,由此推断就算这是小说也肯定不是三流小说,是五流的。

言归正传,假设乌鸦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在末日系统的操控下为我们自动打开了大门一分钟,然后碰巧我们在那个时候进来了。这里的隔音效果极好,里面再怎么大喊大叫外面也听不到,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是被困在了这里。

如果想不到办法出去,最后的结局还是会饿死。最多坚持的时间长一点儿,但这里有十三个人,加上乌鸦一共十四个,无法想象,到最后这里会是怎样一副人间地狱的惨状。

逃出去!必须逃出去,这里的建造有不合理的地方,乌鸦所说的不一定全是真话,他必定对我们有所保留,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但只要能找到,说不定就可以从这个密室中逃离。

怀揣着这样矛盾且激烈的想法,我终于进入了睡梦。

醒来的时候是七小时后,时间是早上八点十三分,之前因为没有电所以抓不准具体时间,只能根据太阳的升落来判断大概,现在电脑的时间还算准,我是被他们的欢呼声惊醒。

“有人!果然有人!”磊哥的嗓门还是这么大。

我猛地一颤,连上了?!顾不得还没睡醒软绵绵的身体,手脚并用的爬到电脑前面,MIFI上果然显示有人连接上了我们的网络。

“连上了!太好了,终于和别人取得了联系!”我也惊叫起来,比中国队赢得世界杯还要高兴,如果不是这里有妹子在,我恨不得脱光了衣服跳舞。

人最畏惧的是孤独。

一个人的孤独是孤独。

一群人的孤独也是孤独。

所以那个时候我内心的澎湃并不是能用语言表述出来的。还在睡的其他人也被我们吵醒,纷纷起身,查看这边的情况。

Rich和老陈相拥而泣,事情是这样发生的,当时Rich正在值班,发现MIFI快没电了,连忙拿出自己的连接线,却发现MIFI上有一个连接。

这是Rich与磊哥不同的地方,Rich之所以是Rich,磊哥之所以是磊哥,最大的区别就在这里,听说基佬都带着女人的细心,果不其然,你看这不Rich拿MIFI的时候就带了充电器和连接线。

妹子也抱在一起欢呼,杰神冷静的阻止了我们继续喧闹。

“有人连上是好事儿,但问题是在内网连结的情况下我们能不能相互通信,QQ是不可能用的。”

杰神的话无异于一盆冷水泼在我们头上,原本就没有指望马化腾这家伙显灵帮忙,这人肯定现在正抱着老婆吃着火锅坐着方舟唱着歌,哪儿管我们的死活,你说你在末日前给QQ增加局域网通信功能要死吗?

“目前已知通用的局域网聊天软件只有飞秋。”小三为我们带来了福音,然后继续说道:“可惜这台电脑上没有。”

我真想一脚踹死他。

“也就是说我们知道有人连上了,连上的人也知道有人在搜索幸存者,但就是不能对话?”乌鸦也有些无奈,明明事情已经进展到这个地步,却还是棋差一招。

“这让个感觉就像电影《触不到的恋人》。”KM非常形象的比喻了现状。

其实和那部电影有不一样的地方,至少电影里的两人可以通过一个信箱来相互通信,而我们虽然有信箱,但是没有纸笔,也就是明明知道这个地方可以连通却没有行之有效的交流方式。

“等等……”我忽然叫停,“KM你真他妈的天才!”我忽的叫了出来。

“虽然很高兴,但请你尊重下我母亲好吗?草摩会伤心的。”KM没有给我好脸色看。

杰神看着我,期待我说出新的点子,“你们忘了还有个交流方法吗?”我指着电脑右下角的网络连接,“就是热点的名字啊!名字!”

我们之所以在连接无线网的时候知道连了CMCC,是因为移动公司给这个热点取名为CMCC,同样MIFI也是可以自己更改热点名称,只要更改热点名称我们就可以轻易将要说的话传达给对方。

于是我们很快把热点名改为“如果看到请断开并再次连接。”

五分钟,我们整整凝神屏息了五分钟,连接者忽地断掉,然后重新连接。

“成功了!”我们爆发出欢呼,随后我们继续对话。

“你那边还有其他人吗?有的话请断开。”断开了。

“食物是否充足,充足的话请断开。”断开了,我们欣喜若狂。

“是否有向外界求救的方法,有的话请断开。”重新连接后再次断开了。

这一点对我们而言是最要命的!这个我们尚不知晓姓名的家伙用向外界求救的方法?怎么可能?!但如果这是真的,我们就绝对不能放弃。

“等等,这个状况有点儿怪。”老陈最先发现了问题,这个人似乎并不是在回答我们的问题,他在不断的断开并且重连,过一会儿就断一次,间隔或长或短,没有固定。

“是网络没有弄好吗?他一直连不上的样子。”Rich挠挠头,但信号已经到达了满格。

“摩尔斯电码!”我再度叫出来,“这是摩尔斯电码,他能通过不同的排列顺序来表达不同的英文字母,二战就用过这个来传递消息。”

“也就是说对方在用这种方式向我们传达信息,赶紧把这个顺序记下来。”一旁的天口君听了杰神的话赶紧拿来纸笔详细记录每一次连接断开的间隔时间.

“摩尔斯电码通过控制长短时间表示不同的意义,按照这个想法如果他断开后三秒重连,就是短也就是滴,断开后七秒再连也就是长,嗒。”我大脑飞转,调动已知的所有知识解释,恨不得把电码表背出来。

可惜我终究不是日本头脑王,没这么好的记忆力,能发现这是摩尔斯电码已经是极限了。我向杰神解释了这一点,他们也并没有怪我的意思,“如果这里是武装部,肯定在某个地方有电码表,他们不可能相信现代的通信系统,有时候最原始的往往是最好用的。”

科技给人新的生活,然而当一切回归原始,能生存下来,最为实用的还是那些最开始最简单的东西。

如今我对这一点深有体会,果不其然,很快乌鸦他们在某个抽屉里找到了各种电码表。

这段通讯一共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对方一直处于有电的状态,也就是说对方应该和我们处于相同的境况。

我们对照着密码表破译了他的话,虽然不太完全,但大概意思已经掌握了,将英文翻译过来,大致意思如下:

“我的名字是Star BLUE(我不知道这个名字是不是正确的,因为中间有些缺损,不过缩写成SB也挺搞笑的),我正在信科大楼最顶层,被封锁在这里,我有向外界求救的方法,需要你们的力量。”

言简意赅,“果然绝望的尽头就是希望。”杰神再次鼓舞起我们,“我们必须派出搜索小队与这个SB接洽。”

在大家都赞同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在摇头,我终于有机会,是的,那些存在我脑海中最大的死结终于被我道出,“问题是,我们现在要怎么逃出这个密室。”

周围都被封死,有电有水生活不用愁,如果可以我都开始有点儿不想逃出去了,人总是耽于享乐,何况现在的状况只剩下享乐。

我把我的想法说给他们听,“这里一定有什么机关或者通道能够让我们出去,乌鸦,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看着乌鸦,乌鸦也一脸无辜的回看我,“我所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你们了,要是能出去我不早出去找人帮忙了吗?”

“这种时候我们不要相互怀疑,某洛,乌鸦是怎么样的人我不清楚你难道不清楚吗?”草摩终于在这个时候开口,我“啊呸”一声对他吐回去,“他是什么人?这种时候谁管他是什么人,人都是会变的,草摩。”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让大家受到了影响,周围所有人都诡异的看着我,让我浑身不自在。

“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草摩受到了我的启发一样说着,“按照乌鸦的说法大门是自己打开的,那么肯定有什么东西在控制着它打开。”

我们忽的眼前一亮,如果从这里开始推断,是某个系统在控制大门的开关,而这里唯一存留的系统,我们进门前运行着的系统——也只有末日系统了!

对,就是这样,末日系统并不只是告知状况同时预言更大的灾难这么简单,他还负责调控这里的安防,说不定还有更大的作用。

我们所有人再次汇聚到末日系统面前,全方位的打量了这个系统的每一个角落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对了,那个炸弹!”草摩想起了什么,“美术设计的时候不是一般都把炸弹放在倒计时右边吗?代表倒计时结束后的结果,但这个炸弹却在左上角,是不是意味着炸弹爆炸后才有现在的末日。”

不愧是学动画的,总能在动画上看出名堂,我们战战兢兢地将鼠标挪到炸弹上,点击。

没有反应。

不,炸弹好像更大一点儿了。

继续点击,更大;再点击,更大。

如同吹气球那般,炸弹逐渐膨胀,磊哥卯足了劲儿点终于把炸弹点爆。

那之后右下角出现了同样的炸弹。

“喂喂,该不是开发人员自己做的小游戏吧?”天口君无不调侃道。

“不是,你看这里。”磊哥高兴得站了起来,电脑上弹出一个窗口。

“是否进行防御工事的人工设置。”

我们点选“是”,页面跳转,出现了房间各个上锁地点的选项,大门,窗口,备用武器库,天台都可以打开,武装部的秘密终于被我们尽收眼底。

“还有武器!”Rich蠢蠢欲动,如果拥有武器就意味着我们在某种程度上不会再惧怕外面那些民工。

“先打开武器库的门,正门太危险,肯定有一群人守着,我们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获得了消息,为了避免冲突我们这次上天台。”杰神反反复复观察面前的界面,做出这样的决定。

“天台?这么高的地方我们怎么下去?”武装部距离地面有两层楼高,虽然说直接跳下去是摔不死的样子。

杰神充满自信的笑了:“别忘了,这里可是武装部,如果出入的道路只有正门,当正门被攻破这里的人怎么逃出去?设计这里的时候不可能不考虑这些,所以我断定天台上一定有爬梯,可以让我们下到隐秘并且离地面近的高度。”

“剩下的就是怎么分配人员的问题,这里是我们的据点,我们不可能不派人守着,但外面情况又很危险,最好去的人多一些大家好相互照应。”我的血脉在沸腾,恨不得立马逃出这个死穴。

“反正我是不会出去的,我负责做饭。”天口君坐在电脑椅上翘起二郎腿,他打开电脑准备先玩一轮dota。

“我也不准备离开。”乌鸦也拒绝了我们,他似乎对于外界非常没有安全感,也对,他没有经历过外面的惨烈场面,就算出去肯定也会拖后腿。

“那么现在有两个人留在这里守卫据点。”杰神并没有揶揄他们的决定,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们也尊重他们的选择。“至少要留三个人在这里,磊哥对电脑比较熟悉,不如留在这里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连接上我们的无线网络。”

磊哥同意了,现在410寝室这边我、杰神、Rich和老陈准备对外探索前往信科大楼。

我把注意力集中到动漫社那群人身上,“草摩、KM你们去不去?”

“要去,当然要去。”草摩挺起胸膛,义正言辞,我从来没觉得他这么勇敢。KM也附议草摩的决定,“既然草摩爸爸都这么说了,我也不能退缩,这些男人也不许退缩!”她对着动漫社那群男人怒吼,豪豪、Neko还有小三看来没有选择的权力了。

俊儿和小三是两位一体的,小三要出去,俊儿没有不跟上的道理。

“瓶子你就留在这里吧!”KM拍拍瓶子的肩膀,“至少这里还是安全的。”

“我才不要!”瓶子极度惊恐地说出口,完全不留面子,“我才不要和这群臭男人在一起。”

我默默转头,看到了乌鸦他们伤心的表情,我真想说你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样的人难道我不知道吗?

但我终究没说出口,有一个声音在我心里回响,他语重心长地说着:“某洛,人是会变的。”

指不定在什么时候,比如三男一女共处一室的时候,他们就成了衣冠禽兽。

瓶子的考虑并不是没有道理。

最后的最后,我们只留下了乌鸦、天口君还有磊哥三人看守据点,其余十一人到武器库拿了各种武器带着少量食物直奔天台。如同杰神预料的那般,外墙有一道铁扶梯,位置很隐蔽,一直蔓延到周围的景观植物丛中。

扶梯一直到距离地面两米的地方断开,这意味着要跳下去不会受伤,但从这里爬上去却很困难,还好我们人比较多,如果要回来应该不成问题。

太阳缓缓升起,我们迎着冬日的晨曦,终于再次见到了外面的风景。

目的地是信科大楼,我们悄然远离食堂,一路向下,信科大楼距离大学城食堂并不远,平时走的话也就十分钟脚程,中间会经过情人们的圣地情人坡。

我们一行十一人浩浩荡荡,因为是早上的缘故周围都看不到人,估计就算有人看见我们的队伍也不敢贸然上前吧,更何况我们还装备了武器。

我和草摩走在中间,大学城食堂被我们甩在身后,快到大西北的时候草摩悻悻的说:“其实我在想。”

“恩?”

“末日系统右下角出现的炸弹是什么意思呢?”

“嘿,你别想些有的没的。”

“从美工的角度上来说,倒计时后的炸弹代表着毁灭吧,如果明知避无可避的世界末日即将到来却还想在这人世苟延残喘,这岂不是一种痛苦?”

“你的意思是?”

“如果我是设计者,我肯定要设计一个自爆系统,孤独让人发狂,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别玩啊,要是那个真是自爆系统怎么办?”我冷汗直流。

“开玩笑,开玩笑的啦,我只是说着玩玩,没有真凭实据的。”

“好吧,只希望磊哥他们的好奇心不要强到去随意点击。”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声闷响,“快趴下!”杰神最快反应过来,我们惊慌失措,身体跟着杰神的声音扑到!

轰隆一声,大学城食堂最顶楼原本封闭的窗户被强烈的冲击强行吹开,火焰喷薄而出。我们伏在地上从缝隙间回头看刚刚离去的地方。

紧接着又是一声闷响,千禧鹤传来了连带反应,我猜测可能是我们留在那里煤气罐被楼上爆炸的火焰点燃,当然也有可能是本来那里也有什么易爆物品。

千禧鹤和好食基次第爆炸,火龙席卷了一切,整栋大学城食堂轰然倒塌。

没有人来得及从里面逃出来,一个人也没有,我们甚至没听到有谁发出哀嚎。

就这样,一瞬之间。

灰飞烟灭。

 

                                                          TBC

                                                          某洛

                                                       2012.12.26

下集预告:大学城食堂消失,信科大楼的求救信号成了我们最后的希望,受到大学城食堂爆炸的影响各大食堂的势力觉醒了,整个重邮陷入了大混战中,为了到达信科我们必须巧妙通过情人坡,然而昔日情人的暖床此刻成了恋者的坟场,一切都混乱了。



评论
热度 ( 1 )

© 行走在世界线之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