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重邮(二)


本故事纯属虚构,与现实世界任何人或事无关,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太阳缓缓落下,夜幕降临。我们六个人围成一圈席地而坐,借着余辉商讨草摩的处理方案。

“是我太冲动了,我反省。”我低着头,面带愧色,因为自己恣意妄为不顾大局的举动差点儿造成整个千禧鹤据点被攻破。

此刻我深刻了解到和平的来之不易以及这来之不易的和平是如此苍白无力。

战争爆发有时候很简单,只需要一个理由而已,而今草摩恰好成了这样的理由。

“现在说这些也于事无补,咱们得先决定怎么处理这个死胖子!”磊哥一脚踢在被绑得无法动弹的草摩身上,草摩呜呜呜直叫,我估计他正在喊“你们不讲人权”“一群虐待人质的变态”之类的抗议,之前他就是这么喊的,后来Rich和磊哥听烦了干脆让天口君找来厨房最脏的那块抹布堵住草摩的嘴。

可怜的草摩,在会议结束前先忍忍吧。

我向草摩投去怜悯的目光,嘴里发出叹息——两小时前,楼下动漫协会一伙人听到我的呼唤立刻行动起来,他们豺狼虎豹般冲上来,掀开桌椅,意欲开出一条血路。

我呆呆地愣在那里,还是杰神最先反应过来。“所有人赶紧,别让他们攻上来!”杰神把嗓门开到最大,整个大学生食堂都听得到。

我猛一激灵,连忙跟着杰神行动起来,桌椅堆了四五层没这么容易弄开,杰神搬起椅子就往下砸,天口君也找来食堂的不锈钢餐盘扔向靠近我们的人。

好食基下面有人被砸中,不知道只是身上痛还是被撞断了手臂,进攻的趋势骤然减缓。

“大家不要打了!”眼见着磊哥、Rich还有老陈他们搬动食堂的金属架准备砸下去,而好食基的那群人也义愤填膺准备再进攻,如果因为我的一句话最后闹出人命,就算是以世界末日为借口我也会后悔一辈子。

他们听到我的话都停在原地,宁静持续了一分钟,下面的俊儿仰头看我,“姐姐,你倒是说清楚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那也是大多数人想要知道的事情。

“额,总之你们先不要乱,我也很乱,让我整理一下给你们个交代。”我倒退两步,终于从他们的视线里逃离开来,俊儿是动漫协会广播剧组组长,以前是我的下属,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是我的上司。至于这么一个萌妹子为什么要叫我姐姐,如果要解释这个我就得解释为什么下面那一片人都叫我洛姐姐,因为太麻烦所以还是不解释了。

但话说回来,其实下面那一片有好多都是我的上司啊!就连刚才我救的死胖子也是我的前上司,一时间过往的记忆涌入脑海,我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

杰神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冷静点儿,现在我们这边能和他们交流的只有某洛你了。”这倒是实话,下面那群人在某种意义上都有中二病,病人和病人才能交流,旁人是无法了解二次元世界的。

我晃晃脑袋,把杂七杂八的思绪全部甩掉,再度走入他们的视野,“听着,就在刚才,我们救了草摩,你们不要激动,草摩在这里很安全,让我们讨论一下要怎么解决。”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很希望他们的头儿,也就是草摩的女儿,现任动漫协会会长KM能派个人上来,大家坐在一起乐呵乐呵的谈谈,聊聊B站,聊聊宅歌祭啥的。

可是杰神制止了我这种愚蠢的想法,“不能让他们上来,这是底线,一旦这个底线被打破我们就无法保证剩下的两周千禧鹤还是我们的。”

杰神是个很顾大局的人,关键时候他总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唯一见到他失态只有在才逃出二十七栋的时候,他抛下我们不管一个人跑到二十栋女生寝室的废墟寻找幸存者,那里也坍塌得厉害,没有活人,就算里面还有活人也救不到。

杰神嘴里一边念叨着“倩倩”,一边拼了老命地挖,最后昏倒在二十栋的废墟边上,是我们五个人把他带了回来。

那之后,他成了一个冷静的人,甚至有些冷血。

我冷静下来之后觉得杰神的想法是对的,不能让动漫协会的人上来,他们一旦越过这个界限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儿。

末日面前人性是可怕的。

我亲眼见到,我们这些以食堂为据点的家伙还好,那些游荡在外面找不到食物的家伙有的已经打起了尸体的主意,一想到他们饿得啃食尸体我不由得反胃得想要干哕。

我捂住嘴,无力地趴在栏杆上,就像是神圣法庭上下达最后判决的法官,缓缓说着,“我是说真的,不骗你们,草摩很安全,我们也准备把他交还给你们,但给我们点儿时间,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KM默许了,好食基的首领既然默许,那么这就是最终结局,我们得到了三个小时来讨论草摩到底何去何从。

等到我从最前线退下来才发现草摩已经被Rich他们五花大绑,怪不得从头到尾他都一声不吭,我就说他怎么这么老实。

因为刚才的变故我们都没来得及吃饭,所以老陈提议我们先把饭吃了再来商议怎么处置草摩,这段时间大家相互间都冷静一下。Rich向来对老陈言听计从,天口君也总是在大事上随大流,杰神没有说话,心事重重的样子,。

磊哥见草摩被绑得严严实实自然也没意见,于是在吃完苦涩晚餐后的夕阳下,我们六人开始了一场简短的会议。

“让我把草摩带下去吧!毕竟现在能和他们沟通的只有我。”我心里忐忑地说出这番话来,得到的回应和预想中一样。

“你是想一去不回投奔你大动漫协会的怀抱吧!”Rich毫不留情,句句刺中要害。

“Rich,别说了。”老陈连忙制止Rich,Rich瞪了老陈一眼,然后对我冷冷一哼便不再吱声。

“其实我们更担心你的安全。”老陈接着Rich的话头说道。我露出苦笑,我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他们的意思,只不过换了个说法而已,我的位置很尴尬,卡在楼上楼下中间左右为难。

“走就走呗,正好咱们省了口粮。”磊哥毫不避讳直接把话摊开来讲。杰神幽幽看着磊哥,眼中露出失望的神色,“不行,我们不能让任何一个人落入下面那群人手里,否则我们的粮食储备,攻防战略,日常行动规律都会被对方掌握。”

“大家都留在这里,哪儿也不许去。”

杰神下了死令,我们默然不语。

“那怎么办?我们总不能把这个死胖……我是说草摩直接丢下去吧!”我挠挠头,想象着把草摩丢下去的滑稽场面。

“碍于界线不能让他们上来取,害怕泄露情报又不能派人送这胖子下去,这可真是个烫手的山芋。”天口君看热闹一般挖着鼻孔里三天没清理的鼻屎。

“是我太冲动了,我反省。”我低着头,面带愧色。

“现在说这些也于事无补,咱们得先决定怎么处理这个死胖子!”磊哥也终于按耐不住,踢了草摩一脚。

“实在不行就把这家伙传送到异空间让他们自己去取好了。”老陈平时动漫也看了不少,关键时候竟然冒出这么一句有的没的。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我猛一拍大腿,激动得难以自己。

“我……我说异空间啊,你难道还真的有办法弄个异空间出来?”老陈诡异的看着我,看来他在怀疑我是不是中二病犯病了。

“隔离带,就是隔离带呀!”我激动得抓住他的肩膀一阵乱晃,动物园养老虎就喜欢用这种方法,两扇门,把食物送到第一扇和第二扇的中间,然后人退出去,关上第一扇门打开第二扇门,就可以达到安全喂食的目的。

杰神看着我激动的神情思忖片刻,很快也明白我在说什么,他见其他人还不甚明了于是又解释了一番,大家纷纷发出“那路或多”的赞叹。

天完全黑了下来,其实厨房还有一罐煤气和些许木材,我们舍不得用,只在做饭的时候天口君才会用一些,更何况在断电的情况下如果千禧鹤还亮着火光未免太张扬。

因此这几天一到晚上我们就只能借着太阳反射下来的月辉和星光照明。等到夜深或者天上有点儿乌云啥的我们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可是一到晚上各路牛鬼蛇神也纷纷出洞,砸门的砸门,偷袭的偷袭,就像现在,又有人试图从正大门突入进来,不过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我们见怪不怪,听着响动判断门外最多只是一个游荡者,他很快就会绝望的发现合我们六人之力建起来的壁障不是那么容易打破。

“我先去和他们说说这个计划吧!让他们在楼梯口建隔离带。”我站起来,在杰神他们的默许下重新走到栏杆边上,其实建隔离带很简单,千禧鹤和好食基之间有一段楼梯,我们居高临下把千禧鹤这边的楼梯堵上了,只要他们把下面连通千禧鹤的楼梯口也堵上就可以形成完美的隔离带,到时候我们将隔离带打开把草摩丢进去,等到我们关上隔离带他们再打开,草摩就可以顺利回到动漫协会里。

但是此刻,当我重新站到栏杆边上,下面一片安静,甚至连以前窸窸窣窣的声音都没有了。

“怎么回事儿?没人了?”我呢喃自语,转过头,杰神脸色骤变,“不好,他们进攻了!”

听到杰神这么说,其余几个人也纷纷起身,抄起手边的家伙,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杰神的判断应该不会错。

杰神是打dota 的高手,用他的话来说我们现在是抢占了高地,因为是平时学生就餐的食堂,所以修建的时候四通八达到处都有可攻陷的入口。其中和楼下好食基紧密相连的出入口有三个,第一个就是上下行楼梯,第二个是楼梯右边的走廊,因为走廊的尽头也有上下行楼梯,但那段楼梯距离遥远,从那里进攻的话很容易被切断后路。第三条道路就在我们背后,千禧鹤食堂的正大门,重邮依山而建的特殊地形是我们的优势却也成为致命弱点。

“老陈和Rich守好上路,天口和磊哥去下路,某洛跟着我走中路,不要让他们攻进来了。”上路就是背后的正大门,中路就是上下行楼梯,下路是楼梯旁的长走廊,杰神曾经说过,攻防讲究的不仅是能力,还有意识,要预判敌人如何行动,并且做出相应的对策。

不出所料,我们才站好位没多久,正门就传来了猛烈的撞击。

正门其实是最远的一条路,因为他们要从好食基绕到我们背后才能攻击,但没想到攻击这么猛烈,整栋大楼都随之震动,不知道那些桌椅能撑多久。

“杰神,不行啊!攻击好强。”老陈用力推着挡门的桌椅,杰神镇定自若地摸着下巴:“不要慌,那只是佯攻,正门太远,攻击难度太大,就算人多势众他们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据点空虚,真正的主力部队必然是走中路。”

三条线路都开始了进攻,我深吸一口气,站稳脚步全力抵挡,我听到他们搬运桌椅的声音,因为周围太黑,砸锅盆的策略已经不再奏效,毕竟根本就看不到目标到底在哪儿。

“我都说了让你们等等,你们怎么就不听呢?!”我有些愤怒地对着下面大喊,不过就算我现在这么喊也没用吧。

没有任何声音回应我,看来他们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把咱们这个据点拿下。

“其实俊儿也劝我们不要这么做。”隔着那些桌椅我听到了小三的声音,小三和俊儿是一对情侣,也是末日后才好上的,估计是为了延续人类发展!他一边进攻一边用苦涩的川普回应我。

杰神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你尽量和他们说话拖慢他们的速度,我马上过来援救你。”我点点头,不知道杰神要干什么,只能尽量多说话。

挡在楼梯口的桌椅其实最悲催,上路和下路因为有钢化玻璃门阻挡着,桌椅可以有效的充当强力障碍物而不被搬走,楼梯口这边只有一道卷帘门,但是我们来的时候已经锈得拉不下来了,所以只能尽量多堆点儿东西,一旦他们攻上来我们就丢些杀伤力大的东西下去反击。

但这是个此消彼长的法子,他们要是在攻击弹幕中搬走一张桌椅我们就只能添加一张桌椅回去,虽然是食堂,移动桌椅毕竟有限,如果不能速战速决被攻陷也是迟早的事儿。

“俊儿在哪儿?我要和她说话。”

“KM不赞成她的想法,小茄子把她打晕了。”小三说得痛心疾首。

“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我哽咽住了,没想到他们竟然对俊儿做出这种事情。

“某洛你何必执着,只要把千禧鹤攻破了我们不还是在一起?动漫协会又不会丢下你。”小三劝慰着,他说的是实话,其实这里被攻陷对我而言并没有太大的不利。

“但是,我寝室的同学呢?你们要怎么处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要看KM大王的意思。”小三似乎也颇为无奈,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响起一个霸气十足的女性声音——“都说了不要叫我大王,要叫我女王大人!”

“好的大王,报告大王,楼梯口马上就要被攻破了,小三的拖延战术很成功。”黑暗里清晰地传来G这个狗腿子的声音,

我擦!你也玩这招?

“KM啊KM……”我口中不断念叨,“以前你是多么天真可爱的少女啊,想不到末日当头你怎么就学会了这些阴损招数呢?”欲哭无泪,我终于败下阵来“这些分明是我平时用的招数啊。”

全身瘫软的我一下子跪倒在地,这时杰神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信心满满,“别担心,还有哥呢!”

我凑近了一看,他手上提着一桶食用油,那是食堂留下的,大概还有三四桶,天口君这几天就是靠着这些食用油才把萝卜白菜煮出了一点儿荤腥味儿。只见杰神把食用油的盖子一拉,盈满的液体便稀里哗啦地倾倒出去。

月光下金色的食用油发出温润光芒,但依然掩饰不了它可以大幅度减少摩擦,导致脚底打滑的本性。

只听扑通一声小三发出“艾玛”的惨叫,看来是摔倒了。一瞬间,就像是推到了多米诺的第一块,“艾玛”之声接二连三传来,我差点儿以为这是在给艾玛电动车打广告。

食堂的地板砖原本就很滑,现在浇上食用油要站稳都困难,更别提搬动桌椅了,稍一动弹说不定就会从最顶阶摔倒最底,不是半瘫也是残废。

“某洛,你就非得和我们作对吗?”黑暗里KM的话语带着怒气,就像是上帝在叩问我的内心。

“有些事情,其实我也是身不由己。”我微微叹息,忽然就明白了当年徐庶的悲哀。“其实KM,我已经想到把草摩交给你们的办法了。”

我将自己的之前想到的办法说了出来,对面沉寂了。

良久,我终于听到一声“撤退。”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看来明天开荤之后咱们就没油吃了。”杰神笑道,把我从地上扶起来。

上路和下路都坚持了下来,就中路损伤惨重,好歹把这条咽喉保住了。

但是我们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喘口气,正门又迎来了更猛烈的撞击!

“我日,你们搞毛啊!不是说撤退吗?!”Rich怒不可遏对着下面大骂出来,他手上拿着厨房找来的大砍刀,只要有人敢上来他肯定第一个冲上去厮杀。

“报告大王,那些民工在进攻我们!”楼下传来焦躁的传讯,动漫协会竟然在撤退途中被民工拦截了!

磊哥对着地上啐了一口,“他奶奶的,这些民工还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老子今天要不砍他们个人仰马翻他们还不知道爷是玩CF长大的。”

“额,这之间有必然的联系吗?”我虽然很想这么质问,但迫于现在的形势还是把话全都咽了回去,任由磊哥说些不知从哪部小说里看来的黑话。

“磊哥别冲动,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杰神连忙制止磊哥。老陈、Rich还有天口几个人竭力挡住正门上的撞击,“这感觉对方攻正大门的不止十个啊!”第一轮冲击刚刚结束老陈和Rich就一起发出抱怨。

“民工平时就干体力活,就算这几天他们没吃什么但一想到突破我们就能得到大量食物肯定会更加卖命。”

“最重要的是……”我接着杰神的分析继续道,“民工本来是要建南部校区的,人数也超乎寻常的多,动漫社只有十五个人还应付得过来,但如果民工是三十人甚至四十人的队伍,那我们怎么办?”

“赶紧加固!”杰神当机立断,“把所有的空闲的金属架、水桶、桌椅,全部都拿来挡在门外,他们想要一鼓作气攻下来,好在我们还有体力优势,只要熬过今夜,中心食堂那边的势力不会对我们袖手旁观。”

所有人立刻行动,老陈和Rich暂且抵挡着,我和磊哥去搬原本挡在武装部门口的那些桌椅板凳,天口君去厨房搬来金属灶台,中路隔着动漫协会,目前还不能对我们造成威胁,但恐怕好食基的动漫协会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十五分钟后攻防进入白热化阶段,我们把所有能用的东西都挡在正大门,门外的民工似乎找来了废墟中的巨大石柱,一起抬着模拟古代的攻城战车撞击大门。

看来他们把主要力量都放到了大门上,我们六个人也全力推门利用反作用力与之对抗。

“姐姐,我们这边快不行了!怎么办”楼下传来刚苏醒的俊儿泫然欲泣的声音,我从来没听到她用这种声音说话,不行了?什么意思?难道他们支持不住要被攻破了?!

如今好食基和千禧鹤唇亡齿寒,一旦好食基被突破我们就会腹背受敌,千禧鹤注定逃不过这一劫?

我心下一软,连忙从大门撤出手来,“死胖子快来帮忙。”我跑到草摩旁边,差点儿忘了我们这里还有个战斗力,于是我手口并用的弄断绑草摩的尼龙绳,连带把塞在他嘴里的抹布也拿了出来。

“草摩和我一起把楼梯口的障碍物移开放他们进来。”

草摩本来还嘟着嘴想要抱怨我一番,但听到我难得的严肃口气也认真起来。我听得到磊哥还有Rich他们在骂我叛徒,但他们也空不出手来阻止我,因为一旦他们松手正门就不保了。

我想杰神也懂的,这已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果不与动漫协会联盟合力抗敌最后只能是一亡俱亡的结局。

食物被动漫协会平分,亦或是食物全部被南部校区的民工抢走,这道选择题的答案显而易见。

“你们赶紧从楼梯上来,小心地滑。”我对着楼下吼叫,紧接着传来副会长小茄子悲壮的声音:“NEKO你护送妹子们先上去,这里我们几个来顶着。”

曾经熟悉的人,曾经熟悉的事,我们曾一起欢笑,我们曾一起经历,我原以为这份羁绊永远不会改变,可是世界末日,一切算什么?

一切都改变了。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们跟着这个世界一起灭亡就好了,何必残存下来玩这场残忍的游戏,相互欺骗相互背叛,没有谁是胜利者,也没有人拥有真正的荣光。

我原以为一切都早已不一样了,可到最后这一切原来还是一样的。

没有改变。

却每时每刻都在改变。

“某洛你怎么了?”草摩注意到了我的不正常,我笑着擦干眼泪,回应他的关心:“没事儿,眼睛掉沙子里去了。”

“哦,那记得把沙子擦干净。”草摩愣了半秒,也找不到话来对我说,很快我们把路口打开了,KM、俊儿、小三、豪豪、Neko还有瓶子,他们六个人抱着从超市抢来的食物钻了进来。

“小茄子、G、常儿,你们也赶紧上来!”KM转头高喊,但是却没有得到回应,好食基的大门轰然洞开,终于沦陷。耳边传来那些人咿咿呀呀拼命叫唤着战斗的声音。

小茄子是个瘦高的人,在我的印象中是这样,他拿着好食基的大砍刀冲在最前面,原来每个食堂都有一把大砍刀,顺便一说千禧鹤的大砍刀是磊哥继承的,月光下那把砍刀无比耀眼,很快反射的光芒成了猩红,原本瘦高的男人不再瘦高,他的头颅被自己的武器割下,丧心病狂的民工毫不留情地践踏他的尸体。

“G,你快跟上去。”在常儿发出声音的刹那好食基被灯光照亮,我万万没想到民工竟然还拥有手电筒这样的高级装备,只是那么一瞬,我多么希望那一瞬我正闭着双眼,没有看到这残忍的一幕。

常儿把G推向楼梯口,民工提着棍棒从了上来,门口拿着手电筒的首领抬手仰身,如同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掷标枪运动员,工地里随处可见的铁棒“嗖”地一声飞向常儿。

那一刻常儿没有逃避,他只是转头看向我们,手电照在他的脸上,面带笑容,安然若素,铁棒穿脑而过,脑骨与脑浆顷刻间迸溅而出,但他依然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不、应该是我身边的草摩。

我想,他是幸福的吧,他的身体缓缓倒下,与茄子还有G的尸体躺在一起。

最不幸的当属G,他被常儿一推前脚踏上了楼梯,后脚还留在原地,然而楼梯上的食用油效果过于强大,骤然袭来的推力让G措手不及,他甚至没有来得及说句“艾玛”,便仰面朝天后脑着地,嘭地一声,颅骨碎裂,七窍生烟。

我和草摩同时摊手摇头,连忙把障碍物移回原位,阻挡民工攻上千禧鹤——想要拯救所有人,原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从未妄想拯救所有人,要想存活就必须有牺牲,但我没有想到这牺牲来得这么快,同时也这么残忍。

我甚至会想,这一切都是草摩造成的,如果他没有突然出现,是不是就不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听到了金属碰撞的声音,民工带着的金属长棒在地上拖出无意义的噪音,那声音带着血,带着血的声音,带着血的味道,而那血,必然是刚才三人的。

我无力更改一切,能做的只有尽快恢复防御壁障。

其实也不能全怪草摩,如果不是我发了疯让楼下知道了草摩存活的消息事态也不会恶化至此。

说到底,这一切都是我原本不相信的命运在作祟。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进攻,想必南部校区的民工一直在监听我们的斗争,然后趁我们两败俱伤之际发动总进攻,我不得不佩服现在的包工头,如果把他们放在古代肯定也是一员智将。

“不行,这边也不行了!”杰神终于发出无助而又绝望的声音,钢化玻璃门终究还是经不起多次强烈碰撞变得粉碎,民工开始搬走障碍物。

“等他们进来咱们就拼了!·”磊哥菜刀在手,Rich和老陈纷纷抄起家伙,只有天口君一个人左顾右盼最后选了打火机另一只手抱着厨房的煤气罐准备和民工们同归于尽。

咔嚓咔嚓,就在我们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耳边传来细微的齿轮咬合声,混乱的喧闹中那声音尖锐得刺耳。

所有人都努力寻找声源,我甚至觉得这不是什么齿轮而是一枚潜藏的定时炸弹正在倒数计时。

“快看武装部!”

草摩大喊一声,我们清一色地甩头看向武装部的通道,声音是从那里传来的,紧接着钢铁与水泥地板摩擦的声音预示着那里的大门正缓缓打开,月光依然昏暗,我隐约看见武装部的入口阴影里有人正向我招手,脑海里忽地就蹦出了“巫女伸出涂满黑色指甲油的枯瘦右手呼唤公主进入噩梦彼端”这样的句子。

“五分钟,放任不管的话大门最多再撑五分钟,所有人带好自己的东西,武器、食物、设备,能带多少带多少,五分钟内全体转移到武装部去!”杰神重新寻回了希望开始下达指示。

我们一行十三人爬上写着武装部的楼道,原本封死的钢铁大门如预想那般打开了,黑漆漆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身后轰隆一声大门终于被突破,煤气罐还没来得及用,但现实让我们没有选择。

“走吧。”不知是谁这么说,我们跨入那未知的深渊中。


                                                     To Be Continue

                                                          某洛

                                                       2012.12.23

下集预告:进入武装部的我们发现了这所学校不为人知的秘密,唯一的发电机,幸存的指引者,忽然暴涨的无线信号,随着大学城食堂沦陷四大食堂纷纷陷入混乱状态,末日的重邮如今一团糟,末日之后,剩下的到底是希望还是绝望?



评论
热度 ( 1 )

© 行走在世界线之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