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重邮(一)


本故事纯属虚构,与现实世界任何人或事无关,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情况怎么样了?”杰神警惕的关好玻璃门,然后用着期盼的目光看着我。我叹了口气无奈地摇头,“刚才去二教搜索了半小时,什么都没有。”我边说着边将提在手里的塑料桶放在食堂瓷砖地板上,嘴里不断喘着粗气,回想起来自从大二体测之后就很少进行这种大规模体育运动了。

那桶浑浊的污水随着我的动作左右摇晃,我连忙把塑料桶扶住生怕洒漏一点儿——就这种脏水,成了我们赖以生存的宝贵资源。水龙头早就没有了压力,再怎么拧也拧不出一滴水来,估摸着水厂那边也完全停止了运转,所以我们才无奈地轮番去二教旁边的水池提水。

断水断电已经持续了三天,最开始还不太习惯,偶尔转念一想和那些死去的几十亿人相比我们能够幸存下来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所以我们现在也都看开了,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活下来,受再多苦痛都无所谓。

三天前,十二月二十一日,世界末日如期而至。

地震,洪水,逃亡,我们被坍塌的二十七栋困住,等挖开通路出来的时候学校里大部分学生都不知所踪。

大概都淹没在大洪水中了吧!

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只要瞥一眼老校门外被淹街道上的密密麻麻的浮尸就可以想象那是多么惨烈的状况——成千上万的学生和居民向南山下面跑,或乘自己的交通工具,或徒步跑下山想要寻找最后的出路。

可是他们与洪水淹没的节奏正好同步,洪水从海平面开始上涨,然后淹没整个城市,紧接着继续上涨,没有停息的上涨,机场、火车站、公交站,直到南山下的所有东西都被淹没。

当逃命的人们发现这一点时南山已经被浑噩的海洋包围。

本来想逃走的家伙最先死在洪水的咆哮中,反而是我们这些没来得及逃出去的人活了下来——洪水在老校门戛然而止,八十万也基本被淹,但更高处的我们安然无事。

这便是我们劫后余生看到的全部景象。

西斯空寂。

现在回想起来,当真恐怖,三天前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可惜我们被困在漆黑一片的楼栋里无法逃出,错过了人类的终结大戏。

逃出来后我们首先清点了周围的东西,“老实说,现在我们能用的东西并不多。”杰神环顾四周,随后把寝室里能用的衣服,书和小物件全都搬到外面。

顺便一说,我们目前占领了大学城千禧鹤食堂并以此为中心开始对学校周围进行探索。

重邮依山而建,因此有高低之分,地势较低的地方都被淹没了,其余部分以及地势高的山头都还在,只是学校四处都被山上的泥石流封堵,四教那边也完全没办法通行,更远一点儿正在修建的南部校区似乎还可以走,但等我们探索到那片区域的时候才发现南部校区已经被施工的包工头和民工占领,想要涉足那片土地不挂点儿彩是回不来的。

最后我们商议决定,先把学校目前的资源探索清楚。毕竟学校各种资源都有,除了没水没电之外食堂还有大量储备食物,食堂大妈们都因为末日来临赶着回家和亲人团聚,当然最后她们死在了路上。

这个不提也罢,总之目前的状况是我们靠着食堂的食物和暴雨之后低洼处的雨水维生。本来杰神说直接饮用老校门那边包围学校的海水,但没想到那是真正的海水,含盐量太高,我怀疑每家每户为了应对末日都储备了大量食盐,你说你又不是防核辐射准备食盐干啥?怪不得最后还是死了。

“这边有反应了!”磊哥冲我和杰神的方向大喊,提到磊哥,本来我还对他的行动持鄙夷态度,末日来临的时候大家纷纷逃命,只有他一个人抱着那台外接粉红键盘的手提电脑不放手,结果最后清理物品咱们的电脑都被砸得稀巴烂,就他一个人的幸存了下来。

当最后的末日来临,电脑有什么用?

没水、没电、自然没网。

但当磊哥打开电脑搜索信号,我们震惊了。

CMCC,这个以坑爹著称的无线热点,还以英勇不屈的一格信号屹立不倒。

网络,最后的救星。我们无法了解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情况,颇有回到了原始社会的感觉,自己生火(还好食堂有打火机),分配水和食物,还有安排外出和巡防。我们利用地形优势抢占了千禧鹤食堂,另外有一群人攻占了楼下的好食基食堂,然后是中心食堂和红高粱,可以说现在整个学校所有的幸存者以四大食堂为据点分为了四个团体。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楼下那些家伙和我比较熟,同时也因为我们处于靠近南部校区民工居住地附近,那里的民工一直对我们拥有的资源虎视眈眈,拥有共同的敌人让我们暂时没有爆发战争。

听到磊哥的声音我们全部围了过去,人不多,加上我在内一共六个——我、杰神、磊哥、Rich、老陈、天口君。

杰神最先提出分配制度,毕竟食堂里虽然食物充沛,但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能省则省是我们的第一原则。议案提出当天最贪吃的天口君就忍不住抱怨早知道就把二十七栋420的小卖部一起搜刮了,其实我们也想这么做,可是现在二十六栋完全倒塌,把二十七栋牢牢压在身下,我们要不是侥幸早一个小时逃出来恐怕也死在了里面。

“连上了,这下可以和外面联系上了!”磊哥有些激动,他在触摸板上的手都在颤抖,为了节约用电我们在每天特定时段尝试开电脑搜信号,可永远都是连不上的一格信号,让人焦虑得睡不着。

天可明鉴,今天终于第一次连上,太久没用的猎豹浏览器嗖嗖打开,估计它在非洲大草原上的同类们也已经灭绝了,百度出现,硕大的2012页面,“太好了,我就说百度总部不可能这么没用。”天口君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庆幸。

下一秒,页面崩溃。

“擦,怎么回事儿!”磊哥发怒的再度点击,刷新刷新再刷新,百度的页面再也没出现过,面前只有猎豹卖萌的404。

“FUCK!”Rich终于忍耐不住,大骂出口,他是比较悲剧的家伙,如果说磊哥因为带电脑出来被我们鄙视了好一阵子,那他带才办理不久的MIFI出来就完全属于没事儿找事儿的类型。

其实我也偷偷带了手机出来,毕竟我是那种不刷微博会死的家伙,可记忆中最后一条微博还停留在某个家伙“世界末日怎么会来,哈哈哈!你看我不是好”这种只有一半的信息上面,那之后就再也连接不上信号,打电话、发短信、刷微博,全部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把手机电池取了下来,再也没使用过。

Rich的结局自然和我的手机一样,号称每月2G,你的居家伴侣,便携移动热点,大重庆范围通用,结果到最后还是派不上任何用场,就算磊哥的电脑能够搜到他提供的MIFI热点,最后还是联不上全国互联网。

“不要懈气,宝贝,咱们再试一次。”一边的老陈倒是比较镇定,他一把挽住Rich的腰,轻声抚慰。

忘说了,其实这两个家伙是对基佬,平时就搅在一起,每天都吃了蜜一样宝贝来宝贝去,末日前每晚例行公事就是叫床,也仅限于叫床。

期末的时候听说分手了,不过现在周围都是男的,也没妹子,所以只好又在一起。楼下倒是有几个不错的妹子,可是楼下好食基的人比较多,要真的硬碰硬估计我们玩不赢,所以现在只好隐忍着假装千禧鹤食物不够,打消他们攻上来的念头。

Rich和老陈卿卿我我的时候磊哥又试了两次,终究没能成功。

“百度公司早就毁了,李彦宏能拿到船票肯定是因为提前卖了百度。”天口君一如既往的绝望,这人平时吃得最多,也最消极,最影响士气。但用处也挺大,唯一的用处就是会做饭,我估计和他以前在肯德基打工炸鸡翅有关,要是没有他,剩下的五个大老爷们就只有啃生萝卜的份儿。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如果百度毁了,那么谷歌呢?如果下次能连上网是不是我们要试一下谷歌?一想到这里,我不禁冷汗直流,因为更大恐惧萦绕在我心头,假设,仅仅是假设,CMCC的信号其实早就不存在了,只是某台深山里的发信机还在运转制造出永远连不上的虚假信号怎么办?

假设全世界的互联网早就中断,人类从此退化成中古时代,现代社会的我们是不是真的能活下去。

“大家先别急,磊哥待会儿再试试,某洛刚才提了水回来,我们得把门堵上。”杰神冷静的分析了一遍,我们相互对望一眼,只能点头。

千禧鹤的构造很特别,整个大学城食堂分为三层,第一层是好食基,第二层就是我们所在的千禧鹤,第三层,从千禧鹤有一截向上的楼梯,通道上写着武装部。

武装部我们一直没能上去,因为我们占领食堂的时候武装部的大门已经关了,防盗门,货真价实的钢铁大门,凭我们六个人的力量肯定打不开,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为了防止武装部有什么人出来偷袭,我们六人一致决定用桌椅板凳堆在武装部门口主动把通道封死。

剩下的所有出入口,包括下到好食基的楼梯,我们都用食堂的桌椅封死,以防有其他人攻入。

事实证明我们的决定是明智的,不久之后南部校区的那些土拉吧唧找不到东西吃的民工就开始撞门了,我们六个人拼命挡住才没有让他们得逞,听说民工现在状况很凄苦,只能吃树根维生,但也与我无关。

我一边和Rich还有老陈他们插科打诨,一边帮他们搬桌椅板凳重新堆在门口,现在是冬天,外面温度越来越低,水面还没有结冰,初步估计还没到零下。

以前看电影,都说世界末日之后温度降到零下,到处冰天雪地怎么怎么的,现在来看虽然是场浩劫,好在没有发生剧烈的天气变化——或许有,只是现在还不明显。

半小时之后,我们把门重新恢复了封堵的原状,这两天把食堂的桶装满了雨水和池水,要是过几天太阳出来把水洼里的雨水都蒸发掉就真的走投无路了。

我转过身,看见杰神和老陈都愁眉苦脸的讨论什么,于是悄悄走过去,他们两见我过来了立刻噤声不语,让人越发怀疑起来。

“咱们还能撑几天?”我不以为意,在他们身边找了块干净地方坐下,看着厨房那一大堆萝卜土豆皱眉,蔬菜还好,但是肉类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冷冻保存,我们舍不得吃,就只能看着鲜肉一天一天腐败。

“我和老陈合计了一下,这点儿东西省着吃大概还能撑两周,准备明天把厨房快烂掉的肉拿出来给大家开开荤。”杰神顿了顿,说出我最不愿听到的话,“两周之后,我们六个人就真的只能去吃树根了。”

“其实可以试试去叮当超市和喜力超市看看,那里说不定还有漏网之鱼。”老陈眉头紧皱,终于说出一个毫无希望的建议——那两个超市我们去过一次,第一次去的时候废墟下还有不少东西,我们捡了些生活用品回来,第二次去捡食物的时候就什么也没有了。

没错,有人赶在我们之前把剩下的所有东西都搬走了。

不用想,肯定是楼下好食基的那群人,他们人数很多,大概有十五人,食物的消耗也非常巨大,但也因为人多他们迅速洗劫了周围的所有超市,雅客来、叮当、喜力、乐购,连水果摊和烧仙草也没有放过。

这也是暂时和平的原因,看来他们的粮食储备尚且充沛,但两周后会是什么情况谁也说不准,而且磊哥的电脑电量如果一直开机最多坚持两个小时,现在是省了又省。

“嘟!”声音很小,但异常刺耳,我们所有人的神经都被牵动了。

“妈的,只剩百分之三十的电量。”磊哥一拍手提电脑,把显示器阖上。“关机,赶紧关机。”在一旁监督磊哥连接无线网的Rich连忙把食指伸到电源键上,长按,关机。

“情况不容乐观,看样子我们只能再尝试一次,如果下次开机联网没有成功就真的没机会了。”杰神摸着下巴分析。

Rich转过身目光在周围所有人身上逡巡一圈,最终上上下下打量我,他问:“某洛,你的手机呢?应该也能连WIFI吧!”

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叛徒。

我无奈地一笑,解释道:“连是能连,但也和磊哥一样连不上,如果你现在把我手机的电也用掉,到时候就真的什么希望也没有了。”

这种事情迟早会发生。

我和杰神私下讨论过,最后还是决定不用我的手机,而是把电池放在一边。因为只要我一天不使用手机,就还有一分希望,如果某一天我手机和磊哥电脑的电量都没有了,剩下的就真的只有冰冷而无法挽回的绝望,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谁都不知道。

当然,这种事情不能告诉其他人,老陈紧抱Rich,呢喃轻语:“宝贝别急,我们再想想办法,现在外面全是废墟,通信系统恐怕早就不能用了,我们还是把目标放在眼前,想想怎么处理即将发生的危机。”

即将发生的危机,比起楼下那群人,南部校区的民工更让人害怕,各大食堂的势力目前还很安稳,因为食堂都有储备食物。但学校也有一些人,他们存活了下来,孤身一人,找不到任何组织和依靠,我曾看见有的人往后山去了,有的人直接跳下了淹没世界的大海,他们各有各的选择,现在还有一些人在学校徘徊着,抓住一切可以吃的东西,最开始是树叶,草坪,今天去提水的时候我也胆战心惊,好在白天他们都不敢有太大行动。

这个时候天口君端着盘子向我们走了过来,“好了大家,现在咱们先把肚子填饱吧!”不愧是负责做饭的大厨,做出来的东西都带着一股炸鸡味儿,在咱们讨论生存问题的时候他毅然决定去为我们现在的生存做出贡献。

“砰砰!”千禧鹤的正大门传来碰撞的声音。

“有人吗?我刚才看到有人了,开开门啊!”无力而又聒噪的云南口音。

“我知道你在啊!某洛,快来开开门!”那撞击更强烈了,但桌椅摆放得很多,就算外面有十几二十个人一时半会儿也撞不开。

听到我的名字,我浑身一震,认识我,云南口音,所有线索串联到一起,我触电一样蹦起来,“开门、赶紧给他开门。”

磊哥、老陈他们统统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我,我动了起来,连滚带爬的到门口去挪开桌椅。

“喂喂,你疯了吗?要是外面有埋伏怎么办?”磊哥第一个挡在我面前,其次是Rich,我拨开磊哥拉住我的手,“怎么可能会有埋伏。”没有理他,我自顾自地挪开桌椅。

老陈摇摇头,也来帮我,最后他们没有办法,只得跟在我后面帮我的忙,磊哥和Rich从厨房找来菜刀,站在门口两边,以防万一。

很快,大门被我们刨开一条通道,碎裂的玻璃门映照出门外那人的样子,我连忙把他迎了进来。

确实只有一个人,面容憔悴,看到我简直是要哭的样子,还好他没抱住我,不然以他的体型虽然被饿瘦了不少,但肯定能把我勒死。

我把他安置到我的餐盘面前,他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杰神他们连忙把桌椅移回原位,那个抠脚大汉一样的人一边吃一边流眼泪,“我、我被困在寝室里,三十栋的大家,为了把我送出来,全部都……全部都……”

他啜泣着,我却没有应话,生死有命,如果这只是某个人无聊的幻想小说就好了,可惜,末日确确实实来临了,发生在我们周围。

我的同学,我的亲人们,不知是否还健在呢?

不再多想了,我站起来,跑到下行楼梯边缘,从那里可以居高临下看见好食基的情况。

我的身体抽搐,不知道接下来我做的到底是对是错,但最终我还是这么做了。

我看着楼下的那群人,冲他们大喊——

——“喂,KM!我找到你爸了!”

那一瞬间,好食基的十五名动漫协会成员纷纷转头,看向我所在的高处。

十五种表情汇聚一处,连我都快要哭出来。

                                                        

                                                    To Be Continue

                                                       某洛

                                                     2012.12.22

下集预告:

          因为草摩的到来,一场千禧鹤与好食基的草摩争夺战开始了!食物攻击、高空坠物,选择与背叛,荣光与牺牲,可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走投无路的我们,迎来的将是全新的大门 !



评论 ( 6 )
热度 ( 1 )

© 行走在世界线之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