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远诗

若为王,则必有常人所不及之能;若为王,则必有凌驾他人之威势。

若为王,则必定立于最高处俯瞰众生;若为王,则必定何时何地都睥睨天下。

他从古巴比伦的神座走下,以半神之躯统率苏美尔,以绝对王权屠戮乌鲁克。

不论是谁,在他的面前都要下跪;不论是谁,在他面前都要歌颂他的功德。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这样一位王,以绝对之姿残暴地统治乌鲁克城,直到另一人到来。

乌鲁克广场的喧闹从未停止,东边那口大钟敲响时,黎明被轰鸣惊醒,天空就这样被点燃,乌鲁克的喧嚣只寂静片刻又开始新一场的轮回。

今日,国之广场上,百姓有幸晋谒君王之姿。

名为吉尔伽美什的暴君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在国之广场中央与那人相遇。到底该怎样形容那个人呢?淡绿色的长发及腰,分不清性别的容貌,找不出任何瑕疵的五官,若说是人,未免太过牵强,那分明是神所造巧夺天工的艺术品,因为太过于和谐,反而让人感到不适。

那个人开口了,他对吉尔伽美什说:“我要打败你。”

古往今来,那些已经死去的,正在建功立业的甚至还未出生的,在吉尔伽美什眼中没有一人有资格对他发出这番宣告,就连神祇也会对他低头、向他谄媚——打败他,苏美尔至高的王,何其狂妄,又何其可笑!

“想要来打一架吗?不过区区杂种。”他高傲的一拳击出,没有人可以抵挡住这样一拳。

然后他醒了。

兴奋、欣喜,这个不曾拥有对手的人第一次有了对手,“是的,我做了这样一个梦,母亲。”他的母亲是被祭司所侍奉的神,他向母亲讲述了梦境,母亲抚摸他柔顺的金发“其实呀,吉尔伽美什,那个人和你相同,他生于原野,在山里长成,你如果见了他,你也会很高兴的,贵人们会亲吻他的脚,你也会把他拥抱,如果你真的渴望见到那个人,就到梦里的地方去吧,说不定你们会在那里相遇。”

于是,为了遇见这个人,他来到国之广场。

“都向我跪拜吧,来亲吻我的脚尖,我当给予你们王之光辉。”他的声音从广场中央扩散,一直溢满到城市外围,喧闹的广场迎来平静,贵族们纷纷俯身来到他面前,更多的平民跪倒在旁,瑟瑟发抖。

所有人都向他下跪,只有一人直立在广场中央,与他对视。

旁边的神妓拉扯那个人的衣角,他却丝毫不畏惧被称为王的男人所拥有的辉光,对着吉尔伽美什抬手戟指“我是来打败你的。”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他们便明白了,何为宿命,何为注定。

如果说命运的史诗上早已书写了这一段传奇,那么,此刻他们定将其演绎得无比精彩。

之后的某个时候吉尔伽美什知道了那个人的名字——恩奇都。

被神所创造,与野兽共存,为了吉尔伽美什而生的少年,即便是这样的一个人,在受到神妓指引后,化为了如今这般完美无缺的外观,成为最完全的存在。

恩奇都为了与吉尔伽美什一战而来到乌鲁克城,并没有抱着其他任何目的。不是讨好亦不是复仇,单纯是为了与这个口耳相传的暴君来一次较量而已。他请求神妓带领他来到这繁华富庶之地,越过最西边的森林,穿越沼泽,驯服猛兽。他们不知在什么时候意识到了彼此的存在,不知在梦境里相互厮杀了多少次,如今这两个人见面了。

“想要来打一架吗?不过区区杂种。”就像是为了确认什么,即便那与梦里无二的容貌已然让他双手颤抖,他还是想要确认——这个人是否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

恩奇都没有说话,身体却做出了回答。

吉尔伽美什面对冲来的那人,高傲的一拳击出,没有人可以抵挡住这样一拳,至少过去没有。

如果说吉尔伽美什的速度是风,恩奇都便是光,眼睛未眨的瞬间,对面的少年突破境界线,手掌轻柔地包裹住拳头,拳风悉数收入掌中。

“呵!”恩奇都微笑,借力将吉尔伽美什向后猛拉,无敌的王猛一踉跄,险些跌倒在地。拥有和他相同的力量,承受了王满是怒意的一拳,他们这样不断交手,不分上下,吉尔伽美什的力量震慑大地,恩奇都的双手拥揽天空。

他们之间的战斗持续了一天一夜,国之广场从来没有如此安静过,安静得只听得到那两个人的拳脚相撞时的咯吱作响。

广场被毁坏,没有人敢逗留,也没有人见证这场战斗的最后结局,当恩奇都俯下身,做出决战姿势的时候,吉尔伽美什却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只在一瞬间,以与自然融为一体的姿态扑上前,将吉尔伽美什扑到在地,恩奇都紧扼住这位王的脖颈,宣告这场战斗结束。

“若为王,则应当君临天下,保护子民,而不是残暴的对待他们,让他们痛苦。”恩奇都俯瞰着吉尔伽美什,一本正经的说教。

“呵,是你赢了。”吉尔伽美什纺织出语言,“你是能够与本王分享这个世界的人。” 

初成为人的恩奇都并未理解后面一句话的意思,但是得到那位王的肯定,得到那句“你赢了”他脸上再一次露出笑容。

恩奇都站起来,向吉尔伽美什伸出手“起来吧,你的子民还需要你来守护。”

那天起,苏美尔多了一位王。

其名为,恩奇都。

曾经,那里有位暴君。

曾经,那里发生过一场惊天动地的决斗。

而如今,双王的时代开幕。

“恩奇都,那边会建立起一座全新的神庙,这边则会修筑抵抗外敌的城墙。”王指引着恩奇都,这座乌鲁克城每天都在发生新变化,他们二人走在乌鲁克的大道上,构建起新的蓝图。

“然后,那个广场……”

“……”恩奇都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吉尔你真是难得这么认真!”

“还不是因为某个家伙将我扑到在地后一本正经的说教。”吉尔伽美什把目光转到其他方向,结结巴巴应答。

“果然我没有看错!”恩奇都舒展笑容大步走在前面。

“啊,什么没有看错?”吉尔伽美什一阵手足无措,拉扯住恩奇都的衣袖,不让他离开。

“……”

恩奇都将中指竖在嘴前,吉尔伽美什悻悻收手,恩奇都便咯咯笑着负手前行,吉尔伽美什摸不着头脑的紧随其后。

“吉尔你,果然是寂寞了吗?”

一位王,即便是空前绝后的存在,最后孑然一身,也会寂寞吧。

“现在不是很好吗?你不再是传闻中的暴君,相反成为人民真正称赞爱戴的君王,只要认真去做,吉尔不是可以很好吗”

“现在啊,大概也只有你才敢这样和我对话吧!”吉尔伽美什付之一笑,“那些贵族们可都是怕我怕得要死。”

“那是因为吉尔你平时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吧!”恩奇都回过头,认真嘱咐“对别人不能温柔点儿吗?”

“这一点我可不赞同。”吉尔伽美什远眺城池之外,“这个世界,始终有高低贵贱之分,杂种们始终是杂种,如果没有人来践踏他们凌辱他们,他们很快就会忘记到底谁是主人而得意忘形起来。”

吉尔伽美什握住恩奇都的手,殷切开口“能与本王平起平坐,能这样与本王对话的,至始至终只有你一个,恩奇都。”

“……你还真是,只有在这一点上说不过你。”恩奇都叹口气,找不到其他辩驳的词汇。

“为王者,并不能成为圣人,王也会犯错,也会任性,能做到现在这样固然好,但是能否长久的坚持下去这才是令人担心的。”恩奇都沉吟,王打断了他的发言。

“恩奇都你想得太多了,只要有你在身边,这种生活就可以持续下去。”

“也是呢!走吧,带去看看新修的广场。”恩奇都走在前面,没有让吉尔伽美什看见脸上的阴影 。

那一霎,他看见,死神从他面前路过。

恩奇都,为了使乌鲁克安定,为了制服传说中的暴君而被神所创造出来的男人。

现在,吉尔伽美什被制服,他的存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此乃人治之世,而非神治。”

梦境里丰收之女神伊什妲尔这样对他说,恩奇都是充满神性的物品——在神的眼里是这样,他没有和吉尔伽美什一起统治这个世界的权利,他也没有权利再继续干涉这个历史走向的权利。

若说有,他唯一的权利便是能见到死神,以及预知他的死期。

恩奇都并不是人,因此也不会有人类的寿命,他会如消耗品一样急速衰弱。在每个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消逝,在王之光辉的庇佑下安眠。

是宿命,亦是夙愿。

夜晚,在王无法看到的夜晚。

他从地上寻觅泥土,从山林捧回泉水,寻觅着命运锁链的源头,遵循记忆的初始,一切恍如昨日,按照他被制造出来的方法制造了另一个恩奇都。

即便,死亡之日就在明日,他也可以安心离去吧。

“恩奇都,明天,我们一同去讨伐霸占森林的神兽芬巴巴。”

“明天?”恩奇都被兴冲冲进门的吉尔伽美什吵醒,好一阵他才坐起身,“恩,明天吧!今天实在太累,吉尔,你先回去吧,明天中午,我们在乌鲁克设宴为讨伐芬巴巴壮行。”

出乎吉尔伽美什的预料,恩奇都并未反对这个提议。

神兽芬巴巴是森林的守护者,却因为扰乱了周边城镇的生活而遭到讨伐,没有人成功,因此保护人民的王决定亲自出马。

他被诸神赐予力量,舍马什授予他俊美的面庞,阿达德赐给他王的丰采,被力量之神所庇佑的王,没有道理会败在芬巴巴脚下。

更何况——他还有一位挚友,拥有和他匹敌的力量,发起怒来连他也不是对手。

如果在平时,这位挚友一定会反驳自己,今天,恩奇都却很疲惫的样子“没事吧,恩奇都?”吉尔伽美什试探的询问,伸手想要抚摸他的额头,却第一次被挡了下来。

冰冷。

恩奇都的手死人般冰冷。

他还来不及问,便被搪塞过去“吉尔先回去吧,明天中午我会来找你的。”

吉尔伽美什的背影渐渐隐没在夜色中。

“看来,我已经赶不及明天了呢!”恩奇都终于忍不住咳起来,不知过了多久,恩奇都不顾满手血走到另一间屋子——那里,某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偶静静伫立。

“我的寿命即将耗尽,我是被神制造的,因此无法掌控自己的寿命,你是我制造出来的,我便能尽力延长你的寿命。”

“请你……咳咳。”他抚摸人偶的面庞,鲜血将其染红,泥土的人偶猛然拥有了灵性。

记忆、情感、灵力、言语一起涌入人偶脑海。

他会成为第二个恩奇都存在。

恩奇都始终是恩奇都。

他将会在第二天陪伴着那位王,前往神兽芬巴巴所在的森林,以传承的灵力守护不朽的光辉。

“抱歉,第一次欺骗了你。”恩奇都那样说着,疲惫的闭上双眼。

第二日,恩奇都如期而至,吉尔伽美什并未觉得他有何不同。

“果然是昨天太累了吗?”吉尔伽美什如此问道。

“恩,所以都说了让你不要担心。”

“走吧,恩奇都,去创造无人匹敌的功绩。”

“恩,走吧,再回来的时候不知又是什么时候了。”

他们那样说着,携手迈出乌鲁克城的城门。

乌鲁克城内,那位名唤恩奇都的神创之物,此刻已然化为尘土。

愿死时能安然于王之光辉庇佑下。

如此简单的愿望,也无法满足了。

即便如此。

在恩奇都所创造那个替代品寿命结束前,他们的历史还将继续。

正是因为这件简单的事情,在昨夜的那个瞬间。

他才能安然闭上双眼。

转瞬一梦,何人在侧? 不忘流年

 

                                               某洛  

                                              2012.1.16



评论 ( 3 )
热度 ( 2 )
  1. Hollylau行走在世界线之端 转载了此文字

© 行走在世界线之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