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亚维斯怀里,看着火蛇奔腾而起,仿佛天与地都被这猩红渲染,要将眼前的一切吞噬殆尽。所有爱她的,她爱的,都在这盛大的谢幕中款款退场。那一瞬间,十年前的记忆汹涌而来,在哭嚎与死亡的修罗场中,那个在她右眼刻下星纹的少年又站在了她面前,摸着她的头,笑着对她说:“如果有一天,你痛苦了,迷惘了,被所有人抛弃,被全世界背叛,仇恨填塞了胸腔,正义化作鲜血流淌。那么你就尽情哭泣吧!那悔恨的、发狂的、诀别的、愤怒的一切,我都会替你承担。因为,最后站在你身边的,只有我而已。”

评论
热度 ( 2 )

© 行走在世界线之端 | Powered by LOFTER